台大教授被查水表? 蘇宏達PO「親身經歷」

新頭殼newtalk | 吳賜山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   圖:翻攝蘇宏達臉書
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   圖:翻攝蘇宏達臉書

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今天(31日)在臉書以「是誰,在封殺台灣人的言論自由?我被政府查水表的親身經歷」為題發文,大嘆「台灣人,還能自由說話嗎?還能自在活潑地談論時事丶批評政策嗎?」「一個失去言論自由的台灣,又怎麼能夠凝聚人心,捍衛民主,對抗極權呢?」

蘇宏達指稱他在臉書批評政府的「故宮政策」,就遭到政府的「查水表」。並將「親身經歷」完整說明。

蘇從今年12月10日講起,說清晨6時,從歐洲返抵桃園機場,才落地打開手機,就接到妻子的簡訊:「你去年在臉書批評政府的故宮政策,出事了。快回。」

蘇說,就在回國前一天,員警前來敲門,要「提訊」我。由於我在國外,妻子上班,孩子上學,只有癌末孱弱的岳母和看顧她的外勞在家,嚇得連連打電話給妻子。「宏達是做了什麼歹事,警察大人要抓他。你快回來呀!」妻子立即放下手邊工作,直奔警局,一方面確認不是詐騙集團,二方面要瞭解到底怎麼一回事。

「你先生去年十一月在臉書上批評政府的故宮政策,被控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5項,『散佈謠言,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員警很客氣娓娓道來,「可以處3日以下拘留或新台幣3萬元以下罰鍰。」

「什麼法?」妻子問。

「社會秩序維護法。」員警特別一個字一個字地唸出來。

蘇妻很仔細地閱讀了相關條文,也立即打電話請教律師,遂指著該法第31條:「你看,這一條寫著:『違反本法行為,逾2個月者,警察機關不得訊問丶處罰。』所以,去年11月的事,現在根本過了追溯期嘛!」

「對喔。」員警張大眼再仔細看了看,遂笑咪咪地告訴蘇妻。「太好了,我們可以據此結案,向調查局交差。」其他員警也圍攏過來,然後一哄而散。「又叫我們處理這種事,真是*%$#@。」

事情並沒有到此結束。

蘇宏達再說:「聽到『調查局』三個字,我暗暗一驚」。心想,這顯然不是一個單純的檢舉,而是當權者針對質疑政府政策者的一個震懾和恐嚇。果不其然,調查局否決了警局的報告,要求繼續查處。12月18日一早出門,首入眼簾的,是一樓信箱上斗大的警局文書送達通知書,要求我在期限內前往警局應訊,否則將逕行處分或移送。12月20日週五上午,在律師陪同下,我前往警局應訊1小時又10分鐘。我的律師說他執業律師25年來,第一次有當事人要在警局陪同進入這個小房間應訊。小房間內的應訊椅兩旁扶手都有手銬丶全程錄影錄音,應該就是一個準求供的設備。

蘇強調「很誠實地」告訴員警,當時的影片是依據去年11月14日《自由時報》關於當時故宮院長陳其南的專訪:「故宮只能在台北嗎?」,針對他主張要在2025年前分三階段完成所謂故宮轉型、國寶全數南遷、分建東方各館在台中永久典藏古物等提出強烈批判和質疑。一切有憑有據。

偵訊完後,陪同應訊的律師安慰:「你應該不會有事,他們只是想嚇嚇你。」但蘇宏達形容自己「心情極為沉重,內心甚至在滴血」,向律師說:「你沒聽到他們說,警察根本不想碰這個案子,更何況連追訴期都過了,但調查局強力交辦,他們也沒辦法。而且還是行政院直接下令調查局處理。如果一個台大教授有憑有據的政策評論都受到如此的震懾和恐嚇,更何況一般人對政府的議論。那麼,以後誰還敢批評政府、議論政策?台灣不就成了一言堂?」

蘇宏達在文末感慨,「台灣人,還能自由說話嗎?還能自在活潑地談論時事丶批評政策嗎?」「一個失去言論自由的台灣,又怎麼能夠凝聚人心,捍衛民主,對抗極權呢?」質問:「誰?是誰,在封殺台灣人的說話自由?」

是誰,在封殺台灣人的言論自由?我被政府查水表的親身經歷

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31日在臉書以「是誰,在封殺台灣人的言論自由?我被政府查水表的親身經歷」為題發文。   圖:翻攝蘇宏達臉書
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31日在臉書以「是誰,在封殺台灣人的言論自由?我被政府查水表的親身經歷」為題發文。   圖:翻攝蘇宏達臉書
蘇宏達檢附南港警分局傳喚通知書佐證。   圖:翻攝蘇宏達臉書
蘇宏達檢附南港警分局傳喚通知書佐證。   圖:翻攝蘇宏達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