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毓蘭悼殉職鐵路警 「單人執勤」、「錄影上傳」惹議

新頭殼newtalk | 吳賜山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葉毓蘭評論鐵路警察遭刺殺殉職案件,對「咫尺外忙著錄影上傳的年輕朋友們」,覺得「悲涼」。   圖:翻攝葉毓蘭臉書
葉毓蘭評論鐵路警察遭刺殺殉職案件,對「咫尺外忙著錄影上傳的年輕朋友們」,覺得「悲涼」。   圖:翻攝葉毓蘭臉書

鐵路警察局高雄分局嘉義派出所警員李承翰,3日晚間8時處理自強號列車補票糾紛時,遭到乘客持刀刺傷臟器,經連夜搶救仍宣告不治;前警大教授葉毓蘭持續追蹤案情發展,今天(4日)最新發文希望「痛定思痛」、「預防下個悲劇的發生」,但包括「單人執勤很合理」、「忙著錄影上傳的年輕朋友」的論點,卻又引發議論。

葉毓蘭表示,昨天晚上李承翰與鄭姓男子扭打的影片,早已經傳遍網路,只見鐵路局的員工協助制伏兇嫌,但是影片上斑斑血跡令人怵目驚心。葉毓蘭指出,鐵路警察人數很少,遇到類似的糾紛,單人執勤很合理。警察的配備只有警槍,沒有非致命的電擊槍,能夠用槍嗎?如果真的先開槍,嘉義的檢察官、法官,會放過李承翰嗎?比例原則何比的沉重?最後寫道:「只是看到地上的那攤血,以及在咫尺外忙著錄影上傳的年輕朋友們,突然很悲涼。」

葉毓蘭的論點引發爭議,有人回嗆「什麼叫單警執勤合理?警察就是處於不確定危險情境中,本來就應該要有雙警以上執勤,為了長官的賤(見)警率才會說出單警執勤合理這種話,根本制度殺人」、「訓練不足,裝備不足,人員不足,等等這些高層單位都不知道嗎?政府只知道要選票,那會想到台灣的警察每天都在危險服勤中,如果還不重視員警不足,裝備不足,還是會發生這種事情」。

對於葉毓蘭覺得「悲涼」的「忙著錄影上傳的年輕朋友」,有人感嘆「直播賺流量比上去協助還重要…」「忙著錄影,卻沒人上去幫忙,這是什麼社會?」有人開罵「最可怕的不是刀槍,而是冷血、冷漠」、「現代人的冷漠,真的讓人寒心」,但也有人緩頰:「當下執勤人員無力攝影蒐證,有民眾幫忙攝影蒐證其實是不錯的」。

鐵路警察人數很少,遇到類似的糾紛,單人執勤很合理

在咫尺外忙著錄影上傳的年輕朋友們,突然很悲涼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