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從美國印太沙皇兩場演講    看拜登「印太戰略」新核心!

卡內基和平研究所專訪坎貝爾,美加強與印太國家經濟合作

美國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1月6日受華府智庫卡內基和平研究所(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的專訪。此專訪長達約47分鐘,由卡內基和平研究所美國外交政策資深研究員米勒(Aaron Miller)主持,內容主要討論美中關係的發展、美對中國政策,以及拜登政府(the Biden administration)對美國與印太區域合作的看法。

專訪中,米勒詢問坎貝爾:「你覺得美國整體在亞洲和印太政策上缺少什麼?」坎貝爾回答:「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經濟、投資、貿易上將會挺身而出。美國不只在外交、軍事和完整戰略上深度與印太國家交往,我們也將以開放和樂觀的態度,在貿易和投資上與印太國家合作,這包含非傳統經貿合作,如:數位交往和建立新科技規範。」

坎貝爾強調:「上述提到美國深化參與亞洲經濟的做法,將是美國未來一年(指2022年)在印太地區政策的決定性因素。」此外,他也表達拜登政府對美中關係架構的看法,他稱:「美中關係已進入到以競爭為基礎的架構。」

此外,坎貝爾同時也批評中國一些特定行為。他指出:「我認為目前中國多項行為,正挑戰既存運行的國際秩序和體制,且特定行為正導致區域不穩,如:對澳洲經濟脅迫、中國外交官於歐洲的戰狼外交、中國於東海、南海和台海的作為等。」

隨後,坎貝爾又說:「我不認為美國在印太地區是要追求「首要性」(primacy),而是追求與域內各國合作。」並且,他強調:「了解中國的重要性和關鍵性,美國最終要尋求某種與中國的共存(co-existence)關係。

米勒又問:「拜登政府與前任政府對中國大陸政策的差異為何?」坎貝爾先提到:「目前,國會中在印太政策,以及對中國相關議題上,有跨黨派的共識和支持。」隨後他又說:「拜登政府上任後就了解,在中國政策上美國將不會『單打獨鬥』。美對中的政策也並非簡單的雙邊關係。」他補充說道:「美國對中國政策的重點,是與中國周遭的區域盟友和夥伴合作,試圖與這些國家追求共同目標,維持現有的體制。」

米勒後來詢問:「美國對中的『核心利益』(core interest)有哪些?」坎貝爾回答:「美國與中國的競爭相當多面向,且橫跨多個領域。但是,我認為維持美國在多項科技創新的領導地位非常關鍵,美國應加大對國內科技創新領域的投資。」

坎貝爾補充說道:「目前中共包含習近平在內的高層圈,都有『東升西落』、『美國衰退』的想法。現在美國要做的,就是要向中國清楚地表明,我們的領導地位將持續在國際舞台上維持。」不過,他也指出:「美、中仍要有建設性的交往合作,像在氣候變遷、核不擴散的議題(伊朗、北韓)上合作,亦或在有共同利益的區域問題合作,如北韓和緬甸。」他隨後也認為,要同時在多個領域上與中國保持競爭關係,又要在數個問題上與中國合作,對美國來說並不容易。

米勒最後詢問坎貝爾對「台灣問題」的看法,他說:「7月時,你(指坎貝爾)曾參與亞洲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ASPI)的智庫研討會,當時一同參與的亞洲政策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前亞太助卿羅素(Daniel Russel)曾提到:『他認為美國的一中政策正在被挖空(hollowing out),美國正在升級與台灣的非官方互動。』。」

並且,米勒補充說:「負責印太事務的國防部助理防長瑞特納(Ely Ratner),曾在國會提名聽證會說:『台灣是美國亞洲第一島鏈上的重大戰略節點(vital strategic node)』,這對我來說,看起來像是美國給予台灣安全保證。此外,美國是否還維持『一中政策』呢?」

坎貝爾對此回應:「我要強調,我們在對台政策立場上與前幾任政府相同,沒有任何改變。我們立場仍支持台海和平穩定,以及支持兩岸以和平方式對話。並且,美國現在也維持固有一中政策。」他強調:「拜登政府認為目前的對台政策,是對此議題的所有參與者最好的方案。」

另外,專訪中他也提到拜登將「四方安全對話」(Quad)從原本的工作層級對話至領袖峰會的重要性,以及「澳英美三國安全同盟」(AUKUS)對美國參與印太事務的意義。

Carnegie Connects: A Conversation with Kurt Campbell

https://carnegieendowment.org/2022/01/06/carnegie-connects-conversation-with-kurt-campbell-event-7784

坎貝爾於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演講,再提「印太經濟框架」

坎貝爾1月10日又在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上發表演講。演說中提到中國在南太平洋區域擴張,以及美國在該地區的角色所受到的挑戰。

坎貝爾表示:「美國雖在太平洋地區有眾多利益,但做的不如澳洲或紐西蘭。而太平洋是最有可能發生一些『戰略意外』的地區。」坎貝爾也說:「這是我未來一兩年最關切的問題,同時認為美國與自家盟友,像是澳洲、紐西蘭、日本、法國等在太平洋合作的時間正縮短中。更加凸顯出中國在太平洋勢力擴張來勢洶洶。」

其中太平洋島國吉里巴斯就被坎貝爾點名。吉里巴斯在2019年與中華民國斷交並轉與中國建交後,基礎建設的合作不斷增加。吉里巴斯國會議員受《路透社》(Reuters)訪問時稱,中國計劃在該國的偏僻島嶼興建機場和橋樑,也再三強調中國並非計畫軍事建設,只是改善基礎建設以及觀光建設。

儘管吉里巴斯稱中國並非計畫軍事建設,但這對美國仍是一大打擊。吉里巴斯位於美國夏威夷州西南方3,000公里,自英國獨立後與其他太平洋島國同為美國盟友。然而中國把手伸入「扎根」在美國勢力範圍內,必定增加對美國的威脅。

坎貝爾認為美國和盟友必須在太平洋提升地位,無論是對抗新冠疫情、處理漁業問題,或在環保能源上多投資,都有所幫助。坎貝爾也爆料說澳洲曾私下與美國討論,希望美方可以暸解作為在太平洋戰略方針一環,必須發揮「全面、積極、樂觀、商務和貿易的角色(a comprehensive, engaged, optimistic, commercial and trade role)。」

坎貝爾對美國、英國、澳洲在2021年9月25日所成立的「澳英美聯盟」(AUKUS)有樂觀評價,也認為美國、澳洲、日本與印度所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能讓中國感到「揪心」(heartburn)。

另外,大部分印太國家對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退出現為「跨太平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舉動感到失望。不過,拜登總統(Joe Biden)在2021年10月曾宣布將成立新的「印太經濟架構」(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惟目前尚無具體結論,也重申不會再重新加入CPTPP,以免引發美國國內反對聲浪。

CSIS Australia Chair Launch Event

https://www.csis.org/events/csis-australia-chair-launch-event

《路透社》(Reuters):Pacific may be most likely to see 'strategic surprise' -U.S. policymaker Campbell

https://www.reuters.com/world/asia-pacific/us-most-likely-see-strategic-surprise-pacific-official-2022-01-10/

《聯合報》:白宮印太事務官員:太平洋恐最可能發生戰略意外

https://udn.com/news/story/6809/6024632

「印太經濟架構」、科技創新將成為印太政策的新核心

首先,梳理坎貝爾兩場於華府智庫的演講,《霧谷晶策》觀察拜登政府的印太政策,加強與印太國家的經貿連結,勢必為重點。美國目前在印太地區仍側重軍事與外交工作,但未能提出如中國「一帶一路」般的建設計畫,深化與印太地區的連結。尤其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架構(RCEP)於今(2022)年1月生效、中國又已於2021年9月申請加入CPTPP的情況,美國須加強與域內國家的經貿交往,以維持並加強美國在此區域內的影響力。

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2021年11月17日訪新加坡時曾表示,拜登政府會提出「印太經濟架構」,而此架構將強化供應鏈、基礎建設・網路安全和半導體。《霧谷晶策》認為美國將在印太經濟架構下,規劃出與中國斷鏈的供應鏈模式,輔以拜登推出的《安全設備法》(Secure Equipment Act),除加強美國與認可供應鏈國家的合作外,也會限制其對中國大陸設備的出口。

其次,《霧谷晶策》曾整理美國防部長奧斯汀(Loyld Austin)於雷根國防論壇(Reagon National Defense Forum)提到的印太政策核心:「綜合威懾」。當時他提到:「『科技創新』是綜合威懾裡的關鍵要素之一」。

綜合奧斯汀、坎貝爾的談話,《霧谷晶策》推斷「科技研發和創新」儼然已成美國印太政策核心之一。因此,美國會加大對國內創新產業的投資,並在政策面上鼓勵科技創新產業,以及打造對私人企業更加有利的環境;美國對外則會攜手日、韓、台,以及歐洲國家在科技創新上擴大合作。

這也顯示出美國意識到中國在科技上「超英趕美」,及了解科技創新對整體國力的重要性。2021年12月時,美國哈佛大學「貝爾福科學和國際事務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報告曾警告,雖美國在全球科技創新上仍保持領先地位,但中國在多項科技領域上正急起直追,甚至在5G和AI等領域中暫時領先美國。

The Great Tech Rivalry: China vs the U.S.

https://www.belfercenter.org/sites/default/files/GreatTechRivalry_ChinavsUS_211207.pdf

最後,《霧谷晶策》還觀察到,拜登政府對於Quad以及AUKUS的看重。坎貝爾在兩場演講中都多次提到這兩個多邊機制,對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在參與印太事務的重要性。而這也符合坎貝爾過去和這兩場談話中所提到重點:「美國將與區域盟友、夥伴擴大合作」。Quad和AUKUS會扮演美國印太政策的主軸,符合拜登、甚至歐巴馬時期多邊主義(multilateralism)的作法。

另外,據《霧谷晶策》整理坎貝爾歷次在專訪、研討會或演講,坎貝爾在美國對台灣政策立場上,一直保持三點不變,其中包含「不支持台獨」、「維持一中政策」、「鼓勵兩岸對話」。當然,在美、中兩國演變成長期對抗的態勢之下,美國對台灣的友善策略或有增無減。不過,這些是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作法,不知道這是否也符合「台灣價值」?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Newtalk新聞立場。)


話題討論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