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最高學歷樓盤成爛尾樓 買房者人生被拖垮

Newtalk新聞 | 中央社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中央社記者16日電)被稱為武漢「最高學歷樓盤」的綠地光谷星河繪,許多業主是碩博士學歷的高科技人才,如今也淪為爛尾樓受害者。他們不惜冒著可能被列入徵信黑名單的風險,串連集體停繳房貸力爭復工交樓。

綜合大眾網、天目新聞及南方周末等陸媒報導,被稱為武漢「最高學歷樓盤」的綠地光谷星河繪,位於高新技術企業雲集的武漢光谷。該樓盤2400餘戶業主,1414人具有大學及以上學歷,占比近6成,其中碩士341人、博士41人。

星河繪業主們10日發布「停貸告知書」,申請自合約交房日即今年12月31日起,停止向貸款銀行償還個人貸款的每月還款,直至樓盤完工驗收合格交付。

據報導,業主中既有武漢疫情中抗疫的護士、網路大廠的高級工程師,也有律師、醫生、會計等。他們根據自己的工作特長,將維權群組分為了工程組、法務財務組、媒體組、線下活動組、資料收集組。

其中一名「停貸」業主葉晴表示,2020年12月以人民幣70萬元(約新台幣309萬元)首付購買一個房子,每月房貸8000多元。

她說,當年這個樓盤非常受歡迎,半年內開盤9次全部售罄,自己和丈夫都是來自湖北的普通農村家庭,房子是婚後居所,買房後丈夫從廣州辭職到武漢工作,她今年初已懷孕。

但現在20棟樓中僅有幾棟封頂,葉晴的房子在20樓,還沒蓋到那一層。

葉晴說,「我以後的30年,可能都要背負徵信帶來的影響,但是我沒有辦法了」。她甚至想到最壞情況下,孩子出生後跟丈夫離婚,把小孩給他,房子留給自己,徵信只影響她一人。

另一名在上海從事資訊科技工作的買家吳天說,該樓盤停工後,他曾多次請假到武漢維權,過程非常煎熬。

他說,「停貸」可能會面臨不能高額消費、無法乘坐飛機、高鐵等,甚至孩子上學也會有影響,但「沒辦法,我不可能對著空氣還30年房貸。我只能先跟我老婆離婚,把孩子放到我老婆名下,然後開始強制停貸。」

另一名買房者林峰,畢業於中國知名大學,曾在知名建築央企工作,目前在中國排名前十大的房企工作。他直言:「停貸是無奈之舉,房企人竟然買到爛尾樓,可笑又可氣。」

據報導,星河繪業主和開發商此前進入了曠日持久的「扯皮」中,參加了不下10次談判。在一次又一次會談、投訴中,業主們逐漸拼湊出星河繪專案的問題所在:違規劃轉預售帳戶資金。

綠地光谷星河繪全體業主發出的停貸告知書指出,自2020年12月該樓盤首次開盤,半年內預售回款達48億,但2021年8月起停工,直到2022年7月有7.25億元重點監管資金被開發商挪用,樓盤工程完成不足35%,現在樓盤建設資金缺口近8億元。

「最高學歷樓盤」淪爛尾樓,連日來在網路引發關注後,自媒體「風雲武漢」微信公眾號發布,綠地光谷星河繪今天終於「復工」。據業主現場查看,A、B兩區各有50人左右復工。工人們在工地大門領取飲用水、西瓜等「送清涼」物資,並大喊「綠地光谷星河繪加油」等口號。

根據GitHub網站「全國各省市爛尾樓停貸通知匯總」,截至16日,中國已有284個樓盤發表「全體業主停貸告知書」,集體停繳房貸,遍及25個省份。

報導指出,這次爛尾樓業主的博奕手段跟以往不同,將「炮口」對準銀行,而非與開發商對陣。因為銀行按揭(房貸)款項已發放給開發商,如果業主大規模停止還款,會形成銀行壞帳。不過,業主同樣付出很大代價,一旦棄貸很可能會損失數十萬元的首付。

報導提到,2018年廣東省最高法院有過判例,招商銀行沒有將貸款支付到預售款專用帳戶,而轉到開發商另一個帳戶,導致資金被挪用、項目爛尾,判決開發商交房前,購房人可不還貸。

不過君澤君律師事務所(杭州)創始合夥人何立志表示,爛尾樓是購房人和開發商之間的法律問題,與銀行無直接關係,即使開發商爛尾,個人停貸或斷貸仍屬違法。(編輯:陳沛冰/楊昇儒)1110706

Newtalk網紅 IG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新聞頁_投票BN 新聞頁_投票BN
熱門話題 more >
改變
字級
收藏
新聞
留言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