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搶先看!棋士與AI ── AlphaGo開啓的未來(下)
新頭殼newtalk |
2015年3月王銘琬(右二)與趨勢團隊以及以ColdMilk參賽的周政緯,在UEC比愛現場一起觀看GoTrend的比賽,這次團隊獲得世界第6名。   圖/王銘琬提供
2015年3月王銘琬(右二)與趨勢團隊以及以ColdMilk參賽的周政緯,在UEC比愛現場一起觀看GoTrend的比賽,這次團隊獲得世界第6名。   圖/王銘琬提供
AlphaGo是什麼?對韓國的李世乭、中國的柯潔等頂級棋士來說,有很不同的解釋。 Google旗下的Deep Mind公司為圍棋世界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AlphaGo發展至今,已達成戰勝世界頂尖棋士的目標。而開發AlphaGo的Google公司,也將帶領AlphaGo進一步從棋盤走向社會。面對AlphaGo帶來的變化,首當其衝的知名職業棋士,正是參與圍棋軟體開發的王銘琬。他眼中的AlphaGo,究竟是何種面貌呢?

通用性

當Deepmind 公司開發AlphaGo之際,所抱持的概念是「AlphaGo必須是不僅限於圍棋的演算法」。 圍棋遊戲的歷史相當漫長,從《論語》和《孟子》中的記載我們可以得知,圍棋從西元前就已經是相當廣為人知的娛樂。在漫長的歷史中,圍棋相關的技術不斷累積,從中構築出各種技巧和思考方式。因此,過往的圍棋軟體通常把重點放在「棋該怎麼下」,也就是以圍棋遊戲本身為對象,開發軟體技術。

相較之下,AlphaGo的系統極力減少專門為圍棋所設計的部分,將目標放在各個領域都能運用的系統,重視「通用性」。在與李世乭對戰後的四個月,也就是二○一六年七月,Deepmind公司立刻把AlphaGo 技術運用在自家資料中心的冷卻系統上,並且發表成果,表示能節省40%的用電,今後關聯技術在醫療領域的活躍也十分令人期待。

新的AlphaGo Zero 和先前的版本相比,架構更為簡潔,更加體現電腦演算法之美。像是蛋白質的摺疊分散式計算式,能量消耗的削減,以及探索革命性的新素材等等,在許多領域都有AlphaGo Zero 的活躍機會。

廣範圍的通用性不只是AlphaGo 的成功,同時代表了AI的成功。AlphaGo 所以引發了世界對AI爆炸性的關注,係因世界認為,在圍棋做得到的事情,在其他領域也應該做得到。如果軟體是為了因應規則複雜的遊戲而設計,就必須就個別遊戲加以規劃。單純的圍棋規則是達成通用性的關鍵,也是Deepmind 公司選擇開發圍棋軟體的原因。

在這裡希望大家不要把上述的「通用性」和AI開發的目標「通用型AI」混淆。包括圍棋軟體在內,目前的AI都是以達成特定工作為目標的「單一功能型 AI」。 不過 「通用型AI」 的目標不僅止於此, 除了讓AI能夠像人類一樣下圍棋, 也能發揮其他工作、家事或是對話等各種功能,這正是目前開發「通用型AI」的主要目標。

AlphaGo 的通用性和「通用型AI」沒有關係,而是作為「單一功能型 AI」,具有能夠運用在不同領域的通用性。AlphaGo Zero 的「從零自學」成功實踐「不需要教師的學習方式」,未來的應用面向是否還會再擴大,也十分令人期待。

AlphaGo Zero 能夠獲得如此成果,必須歸功於AI和圍棋是很棒的組合。因為圍棋具備了規則簡潔、有明確的標準以判斷學習效果等優秀條件;所以其他領域用 Zero作無教師學習,未必能和圍棋達到同樣的成果,但是AlphaGo Zero這個學 習機制以圍棋為原點,提供了將來其他領域自我學習的可能性。

順便提一下本書對於「AI」一詞的用法。「AI」命名於一九五六年,日語將之翻譯為「人工知能」。「AI」的範圍十分廣泛,西洋棋程式「深藍」當然是 AI,讓烤箱順利運作的系統有時也被稱為「AI」。

不過在圍棋軟體的世界,AlphaGo之前的圍棋軟體並未被稱為「AI」,而是直接被稱作「圍棋軟體」。也就是說,只有具備深層學習功能的圍棋軟體才開始被稱 「AI」。

雖說圍棋以外,也不乏以具備深層學習功能與否,區分是否稱為「AI」,但因還不算有社會共識,也有不少軟體雖然沒有深層學習功能也被稱為「AI」。

雖說是否使用深層學習技術,對於軟體本身的定位有很大的影響,仍不乏許多評論將沒有深層學習技術的軟體也稱為「AI」,並以此為基礎討論「AI」對社會的影響。如此混亂的情況雖然必須釐清,但實際上沒有這麼簡單。而深層學習也不一定永遠是AI的關鍵技術;總之在目前的時點,「能夠自主性地找出對象特徵以 學習」的深層學習仍然具有特殊意義,也由於這項技術才讓AI得以有突破性的發展。因此在本書中僅將使用深層學習技術的軟體稱為「AI」的角度觀察「﷽﷽﷽使用深層學習技術的軟體稱為﹁功能也被稱為﹁﹁。

作者:王銘琬
1961年11月22日生,四歲開始學圍棋,1975年11月赴日。1977年入段。1979年獲第3期留園杯冠軍。1980年、1981年獲棋聖戰三段戰冠軍。1984年獲「新人獎」,1985年獲殊勛獎。共4次入圍名人戰循環圈。1986年獲棋聖戰六段戰冠軍。1987年獲棋聖戰七段戰冠軍。1989年、1991年獲俊英戰桂冠。1991年獲棋聖戰八段戰冠軍。1992年九段。2000年在第55期本因坊戰中以4:2勝趙善津奪得本因坊位。2001年在第56期本因坊戰中以4:3勝張栩衛冕本因坊。2002年贏得日經舉辦王座至高榮譽。

譯者:林依璇

台大法律系學士,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現就讀政大法律系博士班。

出版:大塊文化(9/28上市)

延伸閱讀:
書摘》棋士與AI ── AlphaGo開啓的未來(上)

書摘》搶先看!棋士與AI ── AlphaGo開啓的未來(中)

   圖/王銘琬提供
   圖/王銘琬提供
面對AlphaGo帶來的變化,首當其衝的知名職業棋士,正是參與圍棋軟體開發的王銘琬。他眼中的AlphaGo,究竟是何種面貌呢?   圖/王銘琬提供
面對AlphaGo帶來的變化,首當其衝的知名職業棋士,正是參與圍棋軟體開發的王銘琬。他眼中的AlphaGo,究竟是何種面貌呢?   圖/王銘琬提供
2015年3月王銘琬與趨勢團隊以及以ColdMilk參賽的周政緯,在UEC比愛現場一起觀看GoTrend的比賽,這次團隊獲得世界第6名。   圖/王銘琬提供
2015年3月王銘琬與趨勢團隊以及以ColdMilk參賽的周政緯,在UEC比愛現場一起觀看GoTrend的比賽,這次團隊獲得世界第6名。   圖/王銘琬提供
AlphaGo總監哈薩比斯表示,探索棋盤等於探索宇宙,Alpha Go是人類的哈佛望遠鏡。   圖/王銘琬攝
AlphaGo總監哈薩比斯表示,探索棋盤等於探索宇宙,Alpha Go是人類的哈佛望遠鏡。   圖/王銘琬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