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轉型正義 楊翠:今昔對話才能獲得和解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市報導
政治經濟
《青春二二八:二七部隊的抵抗、挫折與流轉》今(20)日在二二八基金會正式出版。
《青春二二八:二七部隊的抵抗、挫折與流轉》今(20)日在二二八基金會正式出版。   圖:黃韋銓/攝

日前立法院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談及轉型正義,白色恐怖受難者楊逵的孫女、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楊翠今(20)日受訪表示,「所有和解都需要從現在回到過去,因為痛源都在過去,今昔要對話才有和解,轉型正義也一樣。」楊翠也說,和解並非靠社會「共感」,因為多數人常認為轉型正義與自己無關,應該要「共痛」、「共罪」才能真正解套。

楊翠今日出席《青春二二八:二七部隊的抵抗、挫折與流轉》新書發表會。談及轉型正義,楊翠認為民進黨政府可以更有魄力,轉型正義早就應該更快進行,但促轉條例現在通過並不晚,就公部門來說,國家必須開始運轉,至少立法後有專責機構、期程,民間可以監督,「台灣不處理轉型正義,表面看起來和和氣氣,但仍無法和解。」

楊翠說,「所有和解都需要從現在回到過去,因為痛源都在過去,今昔要對話才有和解,轉型正義也一樣。」

楊翠也提到,轉型正義與一般人利益無關,外界常認為,這些受難者站出來是撕裂台灣,她對此感嘆,台灣社會總逃避歷史;也提到,在318學運之後年輕人認知到要替自己爭世代正義,但歷史正義在318卻沒有被提及,「沒有歷史正義也沒有世代正義,因為每個世代都會變成歷史」,若不正視歷史正義,下個世代還是不關心自己的議題。

楊翠也主張,在轉型正義上要獲得和解,不是靠著社會大眾的「共感」,因為多數人會認為這跟自己無關,並引述法國後殖民主義學者法農(Frantz Fanon)所言「縱容加害者就是加害者的附庸」,認為應該要「共痛」、「共罪」。

楊翠舉例,2000年時她赴日本參與亞洲婦女研究會議,提到日本在二戰時迫害慰安婦時,一名日本婦運者向在場女性表示,「我們既是受害者的姐妹,也是加害者的女兒。」即使加害者並非自己的父親,仍當作群族共同的罪,「唯有這樣才能解套。」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