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新頭殼APP 立即安裝Android版本
黑銘單拼圖》從黑名單到民視董事長 郭倍宏「黑牢攻勢」的故事
新頭殼newtalk | 口述/陳銘城
政治經濟
郭倍宏1989年.闖關回台,又現身在重重警力包圍的中和體育場政見會場。
郭倍宏1989年.闖關回台,又現身在重重警力包圍的中和體育場政見會場。   圖:台獨聯盟/提供
《中央廣播電台》製作推出一系列以轉型正義為主軸的節目--「開放歷史」;透過歷史學者、政治工作者、文史工作者等,以口述的方式,講述威權、恐怖時代的感人故事,紀錄台灣人為民主自由奮鬥的經驗與歷史。《新頭殼》取得央廣授權轉載,讓大家進一步了解過去這些鮮為人知的歷史和故事。

《央廣》開放歷史:黑銘單拼圖 / 陳銘城

今天要講的黑名單故事是當時台獨聯盟秘書長王康陸,還有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他們所採取的寧願回台灣坐牢的「黑牢攻勢」闖關行動。

我先介紹郭倍宏。他現在是民視董事長,是一位土木工程博士,營造與建築方面的專家,他在念書時就曾經多次參與中華工程的工程設計與營造工作。他在留學美國的時候,受到美麗島事件的影響,所以在1982年於北卡羅萊納大念書時,競選當時從台灣去的留學生所組成的所謂「中國學生會」會長,跟愛盟的學生競選,順利當選會長,在校園發起了多次抗爭,在過程中看到愛盟這些國民黨支持的台灣留學生,卻自稱是中國留學生,這種作風令他不滿。之後郭倍宏與李應元就開始籌組「台灣學生會」,成立「台灣學生雜誌社」,並在美國各大學串聯受到美麗島事件刺激與影響的台灣留學生,而這些人現在台灣的學界與政界都有相當的影響力,像李應元現在是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署長,也擔任過勞工委員會主委。

郭倍宏的母親丁嫦娥是台南人,她的三妹丁窈窕,我們最近在綠島人權園區及相關文物資料中發現,丁窈窕曾經在綠島坐牢,也是1950年代台北郵電、台南郵電相當進步的婦女青年,她曾經幫台南無黨籍人士葉廷圭助選,葉廷圭後來當選台南市長,而她也在過程中認識相當多進步青年,不過後來她被牽連加入地下黨,所以在1956年時被槍決。丁窈窕已經結婚,育有一女,她要被送上刑場槍決前,她的先生前來帶走當時跟她一塊坐牢的女兒,女兒不肯放開媽媽,一直哭喊「不要殺我媽媽」,相當令人難過。

丁窈窕還有一位朋友是現已90高齡的老政治犯郭振純,他現在住新店,擔任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的志工。他說,他曾經在青島東路遇到丁窈窕帶著女兒到醫務室去看病,兩人因為都曾在葉廷圭競選時去幫忙而相識,但兩人相遇卻不敢相認,丁窈窕用手寫了些暗號給他,表示她已被判死刑,而當時郭振純是被判無期徒刑,若是被發現兩人認識,案情重新調查恐連累郭振純被改判死刑。丁窈窕第二天再到醫務室時,用紙袋裝了一束她剪下來的頭髮,故意掉在地上讓郭振純撿,暗示她即將被槍決,留給他一束頭髮紀念。郭振純將這束頭髮隱密的保管到他坐牢20年出獄後,再將頭髮埋到台南女中的一棵樹下,那裡是他們當初第一次見面相識的地方,不過,現在已找不到那束頭髮。這個故事在網路上流傳了相當久,也相當廣泛。

丁窈窕的二姐嫁到柯家,現住在美國德州休士頓,人稱柯媽媽。我大概十年前到休士頓演講,說了丁窈窕與郭振純的這段故事,結果柯媽媽就過來跟我說丁窈窕是她的三妹,當初是她幫忙領屍體回來安葬,還去台南關廟「觀落陰」,問她妹妹是怎麼死的?結果「觀落陰」就出來說了一句「姐姐我好可憐,我像隻鳥被槍打得碎爛」,然後就不再出來了。這件事我問過郭倍宏,他說他當時年紀小並不知道。

接下來要講的這位也是一樣,為了台獨言論、結社自由而寧願回台灣坐牢的王康陸。王康陸在1989年10月20日在海霸王出現被捕,一直到1992年5月23日才被釋放,那時已經修正了「刑法第100條」,不再有言論叛亂與結社叛亂。我訪問過王康陸的三哥王康旻,他是50年代白色恐怖的政治受難者,被關了12年。王康陸的家庭相當特別,他的父親是彰化鹿港人,相當有才華,也到過中國大陸東北、天津、北京等地做生意,當時大兒子與大女兒留在台灣,沒有跟去大陸,但是二哥、二姐、三哥、四哥…包括王康陸都是在大陸出生,總共八個小孩。到後來他父親要從大陸回台灣,但他的二哥、二姐因為當時都是積極投入新中國重建的年輕共產黨員,所以留在大陸不願意回台,後來因為精通日文與日本研究,在大陸也成為學者。

回來台灣的只有三哥、四哥、五哥以及老六王康陸,還有妹妹和姐姐。其中三哥王康旻因為在中國時看過許多國共內戰的雜誌,夏天天熱,時常在門口乘涼與鄰居閒聊時談到國共內戰,結果聊著聊著就出事了,他的案子被稱為「鐵路局案」,但他並不是鐵路局員工,只是因為同案都是鐵路局的人,彼此並不認識,只是聊些時事就被判了12年。王康旻在王康陸被關後接受我訪問,他說:「我今天帶著棉被、熱水瓶、衛生紙、毛巾、牙刷、牙膏等一些日用品來給老六,當初我被關時,王康陸在中興大學念書,他經常假日來看我,將他省吃儉用的零用錢留給我,沒想到以前他來探監,現在換我抱著棉被、熱水瓶來看我的弟弟,台灣的政治什麼時候才會進步,可以讓很久不見的兄弟姐妹歡聚一堂,不是在牢裡相互安慰對方」。

我非常感慨王康陸的十個兄弟姐妹,這輩子從來沒有、也不可能十個都聚集在一起。他們的父親沒到滿州時,一些年紀小的孩子還沒有出生,到大陸後,大哥、大姐又留在台灣,而全家從大陸回台時,二哥、二姐又沒回來,所以他們的母親非常辛苦,時常要分別飛日本或是美國,與兒女見面。

這是王康陸與郭倍宏家族的黑名單悲哀故事。

郭倍宏1989年.闖關回台,又現身在重重警力包圍的中和體育場政見會場。
王康陸闖關來台,現身演講,不久後被捕。   圖:台獨聯盟/提供
郭倍宏1989年.闖關回台,又現身在重重警力包圍的中和體育場政見會場。
王康陸與妻兒的全家照。   圖:台獨聯盟/提供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