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新頭殼APP 立即安裝Android版本
一帶一路與能源革命 中國的戰略思考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國際中國
2013年1月北京霧霾天,整個城市如陷五里迷霧。
2013年1月北京霧霾天,整個城市如陷五里迷霧。    圖:中央社

1名在深圳設廠的台商,一天突然接到官方電話,要他開戶買碳權,否則就得關廠。今年11月起,這樣的狀況會在全大陸各地上演,因為碳交易機制將從七個省市試點擴及全大陸,這是北京當局推動能源革命的一環,而大陸一帶一路戰略也與能源革命息息相關。

2017年大陸對內的「能源革命」,包括持續淘汰高汙染產業、發展再生能源、全面實施碳交易,推動能源產業轉型升級;對外則透過「一帶一路」戰略,讓能源設備及過剩產能「走出去」,布建多元能源管道,把能源「引進來」,打造能源安全戰略。

美國總統川普6月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全球溫室氣體最大排放量的中國卻堅持履行協定承諾。

在此之際,中國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歐盟,媒體關注大陸是否有意扛起全球氣候治理大旗,一家德媒甚至以「突然間中國與歐盟相愛了」,來形容雙方對氣候協定的相同立場。

●霧霾積重難返 習近平喊出能源革命

大陸願意堅守氣候協定的承諾,不只因為中國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位居全球首位,還因為國內積重難返的霧霾汙染。

先回顧2013年的一個場景。

那一年的1月,北京天空灰濛濛,能見度不到幾百公尺,北京市環保監測中心發現,西直門、南三環的細懸浮微粒(PM2.5)即時濃度每立方公尺突破900微克。北京市不少醫院的呼吸科人滿為患。

一名北京媒體工作者當時對人在北京的中央社記者說,「2008年北京奧運的藍天,是因為官方勒令北京附近省市的工廠全面停工。我們報社已對這次霧霾進行長達1個月各個面向的分析報導,答案很無解。」

2013年12月,中國大陸中東部再發生嚴重霧霾,京津冀和長三角霧霾連成一片。中國大陸排放的汙染物還吹向南韓、台灣,甚至美國,引發國際社會側目。

大陸冬天霧霾汙染特別嚴重,與每年冬季一到,淮河以北地區的燃煤火力發電開始「供暖」有關。這主要是因為中國資源特有的「富煤、貧油、少氣」特點,導致煤炭在能源消費占比居高不下。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曾指出,大陸常規煤炭占能源消費比例67%,清潔能源占比只有13%,「燃煤產生的空氣汙染是清潔能源的10倍」。

就在中國霧霾汙染議題不時搶占全球媒體焦點版面的2013年,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印尼時,提出「一帶一路」倡議。

2014年,習近平提出「經濟新常態」,標舉中國經濟要由高速成長轉向中高速成長,推動經濟結構轉型,讓經濟得以「永續」發展。這也意味北京不再容忍以汙染換取經濟成長。

同樣是2014年,習近平定調要推動能源消費、供給、技術和體制四方面的「能源革命」,涵蓋電力體制改革、油氣改革方案等。電力改革將最先啟動,主因是大陸多採燃煤火力發電。

47748637.jpg

2016年底嚴重霧霾再度席捲大陸,142萬平方公里受影響。圖:中新社提供

●陸加入巴黎氣候協定 倒逼產業改革

正如中國當年透過「入世」(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來倒逼國內產業改革開放,中國大陸這波也積極響應聯合國對於減緩全球氣候暖化訴求,希望藉由接軌國際,推動國內高耗能、高汙染產業改革。

大陸官方於2015年6月向「聯合國氣候變遷架構公約」秘書處提交中國對於減碳的國家自主貢獻目標。2016年,大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准中國加入巴黎氣候協定。習近平隨後在杭州20國集團(G20)峰會前,與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一同宣布,中美聯合批准巴黎氣候協定。

中國提出國家自主貢獻目標是在2030年讓碳排放量達到高峰,之後逐年下降。2030年的碳排密集度(生產每單位GDP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相較於2005年要減少60%至65%,且非化石能源占初級能源消費比重達20%。

這些目標幾乎與大陸官方2014年所公布的「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畫(2014-2020)」,以及2017年所公布的「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一樣,這意味大陸官方把能源戰略、經濟轉型升級等一併考量。
18045855.jpg

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戰略計劃透過「海上絲路」,沿著南海、印度洋,透過資助取得港口經營權,布建多元能源進口管道,把能源「引進來」,打造能源安全戰略。非洲坦尚尼亞巴加莫約港以及臨港工業區開發項目就由陸企負責承建。這也是北京「珍珠鏈」戰略的一環。 圖:中央社 

●一帶一路 能源引進來設備走出去

2014年起,中國大陸標舉綠色低碳戰略,在能源安全方面,除提高國內石油生產、加快海洋石油開發,還希望透過「一帶一路」戰略,加強沿線油氣資源合作探勘,打造國外的原油、天然氣多元輸陸管道,取得「海上絲路」沿線港口經營權,保障能源運輸安全。

大陸沿著海上絲路,往南海、印度洋,透過資助取得不少國家港口的建設權或經營權,標榜要打造能源安全網。外國學者則認為這是北京當局試圖增加政治、軍事影響力的「珍珠鏈戰略」。

在一帶一路戰略協助下,至2017年,中國大陸已打造四大能源進口通道,分別是「西北通道」(中亞天然氣管道和中哈原油管道)、「東北通道」(中俄原油管道)、「海上通道」(非洲、中東進口石油經麻六甲海峽運至東南沿海)及「西南通道」(中緬油氣管道)。

其中,「中緬原油和天然氣管道」可使中東進口石油經緬甸進入雲南,有效避免「麻六甲困局」,保障中國能源安全。

由此觀之,北京「一帶一路」戰略,一方面讓能源「引進來」,能源進口通道多元化,保障能源安全。另一方面,也能沿著海上絲綢之路、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和中巴經濟走廊,讓能源技術、裝備和工程隊伍「走出去」。
49531893.jpg

在一帶一路戰略協助下,至2017年,中國大陸已打造四大能源進口通道,分別是「西北通道」(中亞天然氣管道和中哈原油管道)、「東北通道」(中俄原油管道)、「海上通道」(非洲、中東進口石油經麻六甲海峽運至東南沿海)及「西南通道」(中緬油氣管道)。圖:中央社

中國大陸近幾年經濟成長趨緩,以及大力推動去碳化,這使得煤電行業持續降溫,一帶一路倡議提供過剩產能國際化的要件。

大陸官方鼓勵相關設備商鎖定人均用電量和電力普率低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例如巴基斯坦和非洲地區,或電力設備老化嚴重的俄羅斯、中亞和東歐等地積極出口。

全球環境研究所(GEI)今年5月研究報告就顯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已在一帶一路沿線的65個國家,參與240個煤電項目,總裝機量為215億千瓦。

中國廠商協助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設電網、鐵路、港口等基礎設施的同時,還可同步讓「中國標準走出去」,以後當地可以不再使用「歐規」或「美規」等建設規格標準。

不過,中國在海外大舉投資煤電,遭批評與國內的綠色轉型背道而馳,因此,中國大陸官方也積極鼓勵可再生能源(綠能)產業,包括太陽能、風電等產業投資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

●陸大手筆推動再生能源 全面啟動碳交易

從一項海外投資統計數據可以看出大陸推動再生能源的企圖心。

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統計顯示,2016年,中國海外再生能源投資計畫共有11項,例如在越南設立太陽能電池工廠等案,總共投資320億美元。

大陸官方對內更是大舉投資不手軟。中國國家能源局已宣布,在2020年前投資人民幣2.5兆元(約新台幣11.8兆元)發展再生能源發電,推動能源結構轉型,逐步放棄高汙染的煤電。

一名在大陸從事可再生能源行業的人士告訴中央社記者,大陸積極發展可再生能源,有助減緩霧霾;大陸太陽能產業雖已是全球第一,但美國、印度、歐盟都祭出「雙反」(反補貼稅與反傾銷稅)抵制,不如拓展自己國內市場,消化產能。

54650526.jpg

大陸官方鼓勵太陽能產業發展,以及拓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市場。圖:中新社提供

大陸官方還計劃今年全面啟動碳排放權交易體制,以控管碳排放和汙染。

之前,大陸已在北京市、重慶市、上海市、廣東省深圳市、天津、廣東省和湖北省等七個省市試點碳交易制度。

在上海市從事碳權買賣媒合的台商陳宏烈解釋碳交易制度指出,大陸官方採「資源有限、總量控管」概念,對上海市排放2萬噸以上二氧化碳的企業納入列管。把碳排放當配給額,不夠用的企業要向別人買配給額,配給額過剩的企業可賣出碳排放權利。

他認為,大陸官方管控碳排放對企業影響很大,也可能成為政府要求某些高汙染產業退出市場的工具。

陳宏烈目前是上海宇博投資諮詢有限公司總經理。他舉例指出,一名在深圳設有電子工廠的台商,一天突然接到官方電話,要他明天就得開戶買碳權,否則就得關廠。

這名台商大吃一驚,經過申訴,發現自家工廠的碳排放量比政府給的配額還少,反而可以賣出碳排放權,還賺些錢。

經過此次風波,台商也認為,未來工廠擴充產能,一定要把碳排放量考慮進去。這也意味企業經營成本將提高。

這名台商的經歷,今年11月起可能在全中國大陸各地上演。

大陸界面新聞引述業界知情人士報導說,中國大陸全國碳市場可能在今年11月左右啟動。

擁有全球最大碳排放交易市場的歐盟,也有了回應。同意向中國提供1000萬歐元,以支持中國今年推出全國碳排放交易體系,加快兩個市場互聯互通可能性。

北京當局以極大企圖心推動包括啟動碳交易體制的能源革命,希望藉此解決霧霾等難題,並搭配一帶一路戰略,打造大陸能源安全網,協助能源產業全球布局。這項規模宏大的戰略能否落實,是否會引發其他國家疑慮,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