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辯論
大法官會議解釋後 台灣應開放性產業合法化

蘇正平 先驅媒體社會企業董事長

辯論日期:2009-11-11 18:36:45 ~ 2009-11-17 18:36:45

大法官會議第666號解釋文,認定現行社會秩序維護法「罰娼不罰嫖」的規定違反憲法平等原則,應在兩年內修法。雖然解釋文中未明言究竟應改為「娼嫖皆不罰」或是「娼嫖皆罰」,性產業開放的聲音已經甚囂塵上。由於對性產業的開放,社會存有極大爭議,我們便以此為題,邀請「日日春協會」執行長鍾君竺及「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分別為正反方代表進行線上辯論。
YES
55%
45%
NO
正方:日日春協會執行長 鐘君竺
【娼嫖都不罰 朝向保障底層性工作者的修法之路】

對於大法官六六六號釋憲認定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十條第一項第一款「罰娼不罰嫖」違憲,並訂定兩年後失效的落日條款,日日春協會表示高度肯定。自1997年台北市公娼抗爭至今,性工作者除罪罰化終於獲得越來越多社會支持,逐漸取得社會共識與民意基礎。就連先前因為各種疑慮反對性工作除罪罰化的少數團體,也有不罰娼的共識。這顯示台灣社會在性交易政策的思辨上,越來越能撥開性道德污名的夾纏而有撥雲見日的作用。我們認為行政院及立法院應該明確宣示其是否願意迅速跟上這一逐漸成型的社會共識,採取娼嫖皆不罰的立場,並在這框架下,完成「成人性交易管理法」及相關配套,並廢除社維法第八十條。內政部今年六月時主張「專區外的性交易仍須依社維法處罰」,顯見未來修法方向仍有待釐清。

日日春認為,成年人合意的性交易,無論是性工作者或性消費者都不因應其行為本身被處罰,但是對於性交易營業涉及公共利益的部分:如公共衛生、地點、勞動保護、防制周邊犯罪行為等,國家應採取適當有效管理措施。西歐各國和紐、澳都一樣,針對成人性交易的行為「本身」,百年前就不處罰,畢竟性交易是成年人雙方合意的行為,國家無須介入。但站在都市規劃和公共利益的角度,對營業地點等仍有一定的規範,針對涉及公衛、治安、可能對未成年人產生的影響,經營者可以和政府協商出一套管理規範。在地點的部分,我們認為應該要因地制宜的有適當的區位限制,正面表列與負面表列均有可能,性交易專區也可以是選項之一。

但是在內政部六月所提出的草案裡,我們還看不出來這個方案裡要怎樣保障中高齡和弱勢性工作者的就業。誠如多位大法官所言,「本件解釋乃是為了底層性工作者在多重弱勢下交相逼迫的痛苦而做」。政府應該朝向保障中高齡及弱勢性工作者自僱自營的生存空間,並應積極找路、積極提出對底層性工作者更友善的福利及就業政策,讓她們除了從事性工作之外,也有其她的就業機會選擇。

最後,我們提出的六個務實原則如下

原則一:在政府研議成人性交易管理法過程中,應邀請性工作者、和瞭解性工作性產業的團體與專家,參與討論和規劃。

原則二:行政主管機關應避免由警察局執掌,並由主責單位會同衛政、勞政、社政、警政、都市計畫共同管理。

原則三:為了避免性產業被特定勢力把持且壟斷,同時為保障性工作者免於各種形式的勞動剝削,政策應保障性工作者以個體戶或中小型合作社方式的生存經營空間,讓性工作者自主成為經營者。

原則四:關於地點設置,
1)定點管理:參考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則及台灣在地經驗,以正面表列或負面表列方式做合宜的區位管制
2)尊重自然形成之聚集區,及歷史長久的營業點
3)主管機關應舉辦公聽會、社區說明會,或調解會,或提供居民反應意見之管道,共同協調出因地制宜的營業原則。

原則五:性工作者是勞動者,應適用憲法保障的勞動三權,受勞動三法、勞基法保障,組織工會、加入勞健保。

原則六:如果業者有強迫勞動、容留未成年少女營業等情事,應吊銷經營者執照,並依刑法、人口販運防制法、兒少條例處理
反方: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紀惠容
【不能漠視性產業的性別宰制問題】

最近性產業成為熱門話題,很多人認為這是人性必要之惡,因而主張採開放、除罪化方向。其實,這樣思維是有問題的。表面上看性產業的供需、買賣關係,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像是公平交易,但仔細分析卻有極大的性別宰制問題,台灣社會不應忽視它。

首先分析供應面的賣娼者,為何從古至今在性產業最底層的賣娼者絕大多數都是女性而非男性?即便性產業最開放的國家荷蘭,男性性工作者也僅有一0%,且這些男性性工作者也大都是服務男性。數目懸殊就是性別問題,而且進入性產業的人絕大多數是底層弱勢婦女,她們因為經濟匱乏、機會匱乏,不得已「選擇」進入這個行業,因而陷入更多的弱勢與被剝削。勵馨曾作過訪問,大部分的她們說:「若有更好的機會與選擇,我不會選擇這個行業。」

其實,這個行業並未讓她們真正賺到錢。大多數的錢都進入人口販子、皮條客、老鴇、業者的手中,層層剝削下來,已所剩無幾。又根據研究指出,在此行業工作,常因毒品、菸酒、性病毒之流通,生活型態日夜顛倒,導致她們付出極大的健康代價並慢慢脫節於主流社會,形成更弱勢婦女。也難怪歐盟的人口販運紀錄片(We are not for sale)指出,92%-95%的性產業工作者(女性)想逃脫或離開。

再來分析需求面的嫖客,這些需求者大都為男性,嫖客是因為性需求才去嫖嗎?根據中央研究員瞿海源教授與國防醫學院教授黃淑玲的研究指出,更多的嫖客是中上階層的男性,他們大部分是因為娛樂、應酬的需要,而去歡場找樂子,進而進行性交易。

簡而言之,女性因為生存、男性因為慾望,這樣造就出來的行業,存在很大的性別宰制問題。台灣社會不應如此寬容男性,卻忽視女性在中間的困境。

性產業之所以產生,我認為,真正的原因是國家無法善待弱勢女性,社會縱容所謂的男性必要之惡而來的。這絕不是一個公平交易,更非一般勞動產業的交換關係,尤其裡面的衛生、性病流行之社會成本,對女性的傷害,恐怕不亞於毒品之毒害。期盼大家從性別角度重新檢視性產業,嚴肅思考縮減性產業的可能性,才能真正解決弱勢女性陷入更大的困境。

最令人不解的是,台灣居然有婦女團體認為,合法化才能讓其間的女性更具力量,因為她們才能理直氣壯的要求嫖客戴保險套。但我認為要求嫖客戴保險套,並未解決性產業根本的性別宰制問題,因為它無法轉化性產業供需男女性別統計差異上的最大問題,弱勢女性仍在求生存中選擇此行業,男性繼續滿足其慾望。

台灣社會若只因勇敢、少數已站在檯面上,不想再轉業、走向專業化的公娼姐妹,而主張性產業全面合法化、完全除罪化,或大聲譴責反對性產業者為偽善、假道德。陷入這樣的單一化思考,恐怕嚴重忽略性產業潛藏的性別宰制問題,我非常期盼大家從性別角度重新檢視性產業,嚴肅思考縮減性產業的可能性,才能真正解決弱勢女性陷入更大的困境。

看看各國主張,從歐洲國家的經驗指出,合法化的性產業市場反而成為人口販運的拉力,透過懲罰嫖客之需求抑制手段,可以減少人口販運犯罪。以瑞典為例,1999年通過罰嫖不罰娼,並嚴懲剝削的第三者法律,不但減少性交易市場規模,更減少人口販運犯罪,數據顯示有相當成效。瑞典另有社會配套方案幫助婦女脫離賣春,其每年有約四百到六百的人口販運女性受害者,人數僅為鄰近國家的1成。所以我們主張縮減性產業。

欲縮減性產業,我認為,除了嚴懲剝削的第三者、嫖客應付行為後可能產生的社會衛生成本之外,國家政策應該給弱勢女性更多資源、更多就業機會、更多福利,讓面臨匱乏困境的女性有更多的選擇機會,如此將大大的減少女性進入性產業的選擇,間接銳減供應面。同時,社會也須重新檢視對男性的縱容,落實性教育、性別教育,才能有效縮減需求面。
網友意見

ㄚㄚ客
反方: 為什麼性產業該合法化?從人性角度考量除罪化是增加更多社會問題。
我更贊成人口販子要加重刑期,最沒人性的吸血蟲應該嚴懲。
2009.11.17 | 16:21

keykey
反方: 性產業當然不應該合法,台灣已經夠亂了,不能再亂搞了啦~~
2009.11.17 | 15:06

Jolin Wang
反方: 台灣男性民意代表行徑已經證明,即使已婚的男性也不能控制自己的下半身。所以我認為娼嫖應該皆罰,反正男人喜歡''偷吃'',''偷吃''比較刺激。
2009.11.15 | 12:52

憨炳
反方: 性產業畢竟不是理髣業 不能相提並論 不適合加以鼓勵 但如果強制禁止 後遺症更大的話 應該如何管理呢? 訂定公平性交易法或國民性交易禮儀規範不曉得有沒有幫助?
2009.11.12 | 12:16

steven
正方: 建立合理的性交易制度才是良策 並非一味的否定才能解決問題
2009.11.12 | 11:06

flag
反方: 反方提出了更深層的權力結構不平等的問題,不應忽視
2009.11.12 | 10:29

flag
反方: 反方提出了更深層的權力結構不平等的問題,不應忽視
2009.11.12 | 10:27
網友回應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