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大燕國」看齊的大內宣時代?

金庸武俠名著『天龍八部』中的『南慕容』慕容復,一心為光復大燕國奮力不懈,無奈時不我予,時運不濟的他,最終只能黯淡退離江湖。不離不棄的婢女阿碧,深不忍主子復國心切而發狂,於是招來幾個小孩子,圍繞在慕容復身旁,聲聲喚著『大燕國國王萬歲』,讓他一嚐稱王的宿願。或許對於慕容復而言,這一刻,也許才真是最快樂的存在吧!

看著駐美代表蕭美琴在推特上Ambassador(大使)與Representative(代表)爭議,是不是有那麼幾分相似呢?儘管蕭美琴事後解釋『大使』乃自我對於工作上的期許,但外交事務所首重的乃『詞彙精確』,任何表意上的謬誤,皆可能引致兩國外交上的誤解,試問能像臉書小編一般,覺得是『贅字』就逕自刪減麼?(這概念就像鄉民們總喜歡自封新垣結衣是老婆,有87分像吧!)

誠然理解當政者期欲藉由台美關係最佳的時刻,在主權鞏固上希冀有所跨越性的作為,但過多基於大內宣的表態,不僅無助於兩國關係更加緊密,反可能『吃緊打破碗』,壞了台灣實質獨立建國的契機。如同此次美國國務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訪台,為強化美豬進口的正當性,政府於行前便一再釋出兩國將開啟「經濟與商會對話」,但最後卻僅是私下會晤行程,箇中緣由不得而知,是故也無從評論,但該思考的是,以外交廣宣「趕鴨子上架」的外交策略,真的合宜麼?

或許網路世代的外交模式得以更活潑、擺脫既往的嚴肅,但終覺得還是得謹守著外交辭令上的分際。面對中國的敵對不友善,廣宣要怎麼酸、怎麼恣情批判皆可隨心所欲,反正不酸白不酸,作為與不作為結局同款,兩岸敵對關係依舊,那就別放棄揶揄習維尼的機會。然而,在與友好國家往來之際,交往形式或可更前衛些,新興世代的外交官或都不會在意,但諸此攸關國家外交策略與定位的場域,一字千金的動則得咎,仍舊得亦步亦趨、如履薄冰般的戒慎恐懼,藉以博取友邦的信任,拓展國際外交空間方能水到渠成。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