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1

一直質疑作弊 是在洩自己的志氣!

初選才進行到第一天,沒接到電話的網友,都感到憂心焦慮,甚至崩潰怒罵對方陣營作弊、黨中央不公。但說真的,大家應該要冷靜下來,根據採樣比率接到手機民調的機率低於0.05%,市話則是0.19%,能接到民調電話是幸運,沒接到卻也很正常。平均你得問遍整整2000個人有手機的人,才會有1個接到手機民調;問超過500個家裡有市話的,也才有1個接到市話民調。全台灣兩千多萬人口,這數字是多麽龐大,而我們只是其中一個,沒接到,是很正常的,實在不必崩潰指責民調不公、作弊。

但各種質疑作弊、偏袒的言論,都是不科學、不理智的。民進黨早就說明初選進行辦法,極盡全力維持公正與公平。根據民進黨公布的民調規則:

  • 市話都是以一年以前登記在案的住宅電話簿,末二碼隨機抽樣,而手機是以NCC公布的行動通信網路業務用戶號碼核配現況表,末五碼隨機抽樣。基於以上完備的程序,完全不容也不會有任何灌進其他坊間所說的電話簿來當作母體的可能性。
  • 6月6日當天的抽樣過程,全程錄影、錄音,民調委員及雙方代表,都必須全程在場,並以最科學、公正、公開的形式,讓抽出來的25套樣本能夠及時密封存留使用。
  • 民調進行過程,雙方代表觀察員皆在場監督。
  • 成立緊急應變小組,民調委員會委員直接在現場觀察,有任何現場發生受質疑的狀況,現場馬上處理,即刻排除。
  • 如果有發生不可抗力的情形或機器毀損,民調公司必須立即排除,超過30分鐘仍未能恢復,當天5家民調將立即停止,以求公平。
  • 民調完成之後,如果有任何一方對民調結果有所質疑,有完整的紀錄供事後查驗。如果民調單位涉有不法情形,中央黨部能夠依據訂有民、刑事責任追究的合約依法追究。

質疑作弊的預防針,通常都是弱勢與無自信者的行為。一直質疑作弊,其實正是在洩自己的志氣、表彰對於自己陣營的沒信心。在採納各界質疑極盡所能排除疑慮後,仍然不相信這個初選,那麼為什麼又還要參加?如果任一方有能力作弊,那雙方又何必都焦急如焚?候選人都呼籲相信初選、尊重民主機制,呼籲支持者不要亂放話、不要攻擊,為什麼支持一個人,卻又不挺他說的話,要不斷扯他們後腿?

今天我們推出候選人,出來選的原因是:「他是最強的」、「他支持者最多」、「他機會最大」,如果我們都不相信自己,那要怎麼讓別人信服?如果我們一直喊作弊初選,最後自己的支持者贏得勝利,那請問這還是不是作弊初選?到時候不就是尷尬了嗎?所有的質疑作弊言論,全都會被網路記錄下來,到時候大家是認還不認?如果對手陣營,拿出過去我們自己提出的作弊質疑,表示「連他們自己都說是作弊了,他們也認同是這初選有瑕疵」藉此要求推翻重來,那該怎麼辦?難道要立刻像韓國瑜一樣裝瘋賣傻、翻臉不認、髮夾彎?這多丟人!

接到電話的機率甚低,我們該有的心態應該是「期待接到這機率甚小的來電」。同時冷靜、理性地不斷傳揚自己支持對象的優點與好處,溫和理智地為自己支持的對象爭取最大的支持,透過論述、說服,觸及更多可能接到電話的人。更重要的是,愈是民調期間,愈該減少惡言攻擊、謾罵,避免透過負面詞彙去攻擊對手陣營,因為這只會讓人對你的陣營感到反感。若是他在這之後接到民調,想起你那沒憑據、人身攻擊的恐怖嘴臉,你覺得他會支持你的立場嗎?還是讓他們在接到電話時,想起你提及的好,才是最好的方法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