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69

穿戴「美國製造」(衣著篇)
ROY

不久前,女兒陪我到紐約Liberty Plaza的Brooks Brothers服飾店,我一口氣買了3條西褲,在結帳櫃檯邊,擺了幾本當期的1818雜誌;Brooks Brothers這家美國品牌服飾,創立於1818年,因此它的刊物以此年代為名。

這期(第4期2016年秋季號)的主文是The Evolution of American Made(美國製造的進化),以相當篇幅的圖文報導這家以「美國製造」為訴求的美國品牌。文中舉位於美國東岸麻州Southwick廠為例,該廠的員工來自四十多個不同的國家,使用三十多種不同的語言,「有如一個迷你聯合國」,因此該廠提供兩年的英語課程,由熟練設備的專家訓練那些不懂英文的新移民員工熟悉工作流程。從文中流露這個品牌的自信與自傲。

不用自家雜誌的報導,也不用等到川普喊出「美國製造」「美國優先」的口號,或川普當選總統後提出產業移回美國生產,之前,Brooks Brothers的領帶、皮帶等配件就在美國製造,Time雜誌美國本土版於2008年4月有一期用兩頁篇幅報導Brooks Brothers的領帶不只在美國製造,而且很多細節是用手工完成的;這篇報導引述當時的產品暨技術服務部資深副總裁的話,「當然我們可以到中國生產便宜許多的領帶,但那就失去整個重點。」這兩樣配件也是我最先選用的Brooks Brothers。

從1980進入報社媒體從事記者編輯工作,只要是上班日,我總是打上領帶。有一次聯合報一位同事問我,為什麼每天總是打領帶,我瞬間回答他「在外不能丟王(惕吾)老闆與報社的臉」。80年代我常用法國Pierre Cardin、Celin與義大利Fendi等品牌;90年代起大多選用Hermés與英國Gieves & Hawks。2003起因為經常到紐約探訪女兒,每趟總會到Brooks Brothers選購自己所需的衣著,逐漸的美國貨取代歐洲或英國的產品。

我很喜歡在紐約West Village的Bleecker街閒逛,許多店面與櫥窗的設計常給我許多啟發與靈感。Brooks Brothers在2007年開發的頂級系列Black Fleece,第一家專門店於2009年就開在Bleecker街351號,設計師Thom Browne的一系列直條紋西裝馬上抓住我的眼睛,在女兒的慫恿之下,我挑了一套深灰底色、壓上白色細條紋的西裝,「看來有點太招搖」我滴咕著,但沒想到每次穿上常得到我周圍那些「老外」朋友的讚美,可惜的是,前年Thom Browne結束與Brooks Brothers的關係。去年Brooks Brothers又推出更高等級的Golden Fleece系列;原先的Red Fleece系列則以年輕人為訴求。

相隔Black Fleece幾家店面,在Bleecker街337號又有一家Brothers店面,它是1895年創立於賓州匹茲堡的Gooring Bros.帽店,一家道地的美國品牌;我挑了一頂它的Fedora系列,稻草黃色,帽沿不像巴拿馬帽那麼寬。

在此之前,我穿用Gieves & Hawks已有十多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也同樣也是97之前,80年代末期到97,我常去香港,每次總下榻在港島Central的Hilton(已於1995年歇業,該址現為長江集團的大樓)或Mandarin Oriental、Ritz-Carlton(現已遷址),每天總會多次路過Prince大廈面對Des Voeux(德輔大道中)的G& H西服店(隔著馬路就是匯豐銀行總部),試穿之後,我覺得英式「中規中矩」的保守內斂款式非常適合我的身材,自此我從未換過其它品牌的西裝。G & H後來引進台灣,我也應邀出席在台北福華飯店一樓設立專賣店的記者會,自此我就成為這家店的常客,那三位女員工,她們從當年的小姐之身,如今她們的孩子有的已大學畢業。

Gieves & Hawks於1771年創立,目前的店址位在倫敦最有名的西服街Savile Row 1號,它原先是英國皇家地理學會會址,但G & H為該學會探險家設計許多服飾,因此於1912年購自該學會;我穿了G & H的西裝之後才知道父母口中的日語西裝就是由Savile Row的音譯而來,1999年暑假首次探訪倫敦,我還特地到Savile Row 1號朝聖。G & H有設計軍服的悠久歷史與傳統,英國陸軍、皇家海軍與英國皇室成員一直是它的主要客戶,為他們設計制服,因此陸續獲有三個英國皇家權證。

2013年6月我在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國際前鋒論壇報,今日的紐約時報國際版)讀到一則半版篇幅的報導Styled in Britain, owned in China(英式風格,中國擁有),才知道中國利邦集團擁有G & H這個品牌,當下讓我難過了好一陣子,就如一個我所愛的女人,投入一個有財有勢的男人懷抱。不過,就如男女戀愛一樣,當對方開始變心時事前總會有一些徵兆,近年來我總覺得它的西裝材質似乎不如當年。但它的巴拿馬帽(女婿到倫敦出差,專程到Savile Row 1號買的),以及Made in U. K.的領巾、領結、領帶等相關配件還是深得我心。

分享
網友回應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