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200

川普將重現1980年代紐約與美國的榮景?
ROY

川普,這位家住紐約市第5大道「川普華廈」的美國總統,他同時在紐約市地價相當高的曼哈頓擁有眾多的房地產,特別是在中央公園南側的精華地段,到處可見以Trump為名的高樓與高檔住宅。

多年來川普就是紐約社交圈的名人,也常是媒體報導的目標,如今當上總統,或許將為紐約社會帶來有如1980年代的充滿樂觀、不吝於消費的奢華美景;尤其他的現任妻子Melania (梅蘭妮雅)表示暫時還不入住白宮,屆時她在紐約的一舉一動,將為媒體增色不少。

紐約是否將出現The Bonfire of the Vanities的場景(這是美國知名小說家Tom Wolfe 1987年的名著,描述80年代紐約商業社會那種權力、金錢、兩性與種族的現象,1990年改拍為電影「走夜路的男人」);對外,或許就如「經濟學人」週刊所言,川普的外交與經濟政策將如1980年代雷根主政的保守主義,差別的是,川普充滿「憤怒」、「向內」強調美國優先,雷根則充滿「樂觀」、「向外」發揮美國影響力維持世界和平。

川普當選後,15日那晚他避開媒體與家人到他住家附近的21 Club(西52街)用晚餐;從他的父親開始,他們家人40多年就是這家餐廳的常客。幾天後,紐約時報刊出一篇文章,細數川普從1970年代經常出入的吃喝場合:Loews Regency、Michael's、Le Cirque,包括在1970年代,他常去的一家富豪名人逗留的Disco夜店Studio 54。

不過以川普的財力,這些餐廳都不是揮金如土或結帳時讓人嚇一跳的餐廳,這些餐廳都具有紐約或美國的特色、是紐約的「象徵」;而且客人大都是企業界、時尚圈、金融業、媒體業、知名世家等各行各的重量級(Power)人士 (以有成就的男性居多,名單就如當代名人錄),而不是觀光客常出現的幾顆星餐廳,因此它不是法國菜,而是當代的美國菜;餐廳的領檯也都是資深的男性,熟識每位客人的口味與偏好。此外,這些餐廳都位在曼哈頓精華區Midtown(城中區),離川普住家不遠,話又說回來,川普與他的家人需要走路嗎?

紐約城中區有很多這種紐約商務人士吃喝的餐廳,多年來我每趟去紐約,也常去這幾家餐廳吃喝,女兒常說,這幾家都是那些「企業界老男人吃漢堡、凱薩沙拉、喝Martini的餐廳。」(當然,這些餐廳還有許多季節性的當地佳餚。) 女婿也在Midtown的金融業工作,他們還在交往階段,我偶而約他在21 Club一起用晚餐;婚後,他也常與我在21 Club用午餐,或下班後一起喝幾杯Martini、Gin and Tonic再回住家吃飯。

多年來川普最喜歡坐在11桌的位置,15日這晚與他同行的家人比過去多,餐廳安排在14桌的位置,這桌也是之前的美國總統甘迺迪、尼克森,雷根夫人南茜、名歌星法蘭克 辛納屈喜歡的位置;老川普通常坐在的53桌。

21 Club可以說是一家Power Dinner的餐廳(午餐也是);早餐,川普則常出現在公園大道與61街交會口Loews Regency酒店一樓的Bar & Grill。這個餐廳從70、80年代以來則被視為Power Breakfast的餐廳,也是像川普這類重量級人士用早餐談商務的地方。

與第5大道上那些櫛比鱗次的精品名店相比,寬敞的公園大道上則是那些低調奢華的高級住宅大樓(門口永遠有穿制服的守衛、訪客都得通報)與跨國公司或企業的辦公室。從建築外觀Regency酒店就如鄰居那些高級大樓的住家,它沒有堂皇的外觀,大廳也不像現代酒店的摩登,但卻給人一股「回家」的溫暖與熟稔。這家酒店在營運半個世紀之後、於2013年封館整修,投入一億美元歷時約一年有餘以今日的現代面貌接客。

整修前,我通常在下午2點多進入一樓大廳左側的The Library咖啡廳,點個沙拉與咖啡當作午餐。The Library就像富豪書香世家的閱讀室,提供多樣紐約報紙與雜誌(而且每種並不只一份)供客人閱讀,有單張的椅子、也有供兩人坐的長沙發椅,花飾的椅背與椅座,予人十分溫馨之感,常有許多穿著貴氣而又優雅的中老年婦人點個沙拉、調酒,看來那就是她們的晚午餐,朋友進進出出,與服務生熟稔的互動,有如自家的客廳;我常坐在壁爐旁的桌子,點杯咖啡(這兒的咖啡是一壺),桌上總有橄欖或榛果仁任人取用,壁爐的小桌面,有已削好的鉛筆,印有The Library的米黃便條卡紙(約半張A4紙的大小)與信封,在此看書報或用酒店的便條卡紙跟遠方的友人談我的紐約生活,過個悠閒的午後。

整修後,原有的The Library則改成今日的以金屬與絨布、大理石為材質,充滿明亮、線條與圓弧形交織的Bar& Lounge;接待大廳當然也同屬這種風格。Loews酒店集團,旗下的酒店才20多家,除加拿大蒙特里爾有一家,其餘都在美國境內,它以精緻、優雅、周到取勝,我在美國南方紐奧爾良市的Loews酒店也享受一道知名的「烏龜湯」。

至於Power Lunch的餐廳,非Four Seasons (東52街)的The Grill Room莫屬,可惜於今年7月暫時歇業(參閱7月我所寫的「美好的四季已過」)。我很少一打電話就訂到The Grill Room用午餐的位置,因此飛紐約之前,我就先請女兒幫我以她的名字預約。明亮挑高的Grill Room有一個Mezzanine(包廂樓層)才5張桌子,走上階梯的第二桌就是川普最常坐的位置,這個位置與進入餐廳的接待桌成對角線,可俯視整個餐廳。

位於西55街的Michael's是一家以有機蔬食為訴求的西岸餐廳,吸引很多Midtown這一帶的商務人士。與前面那些餐廳相比Le Cirque(東58街)則顯得富麗堂皇,從1974年開幕之今、歷經幾次遷址,Le Cirque總保高知名度與媒體曝光率;慕其名,多年前我請曾經到此吃喝的女兒陪我體驗一餐;這是一家美酒佳餚與時尚潮流的餐廳,當今紐約無數名廚,如Daniel Boulud、Terrance Brennan等等都在不同的年代在此餐廳出任不同的職務,餐廳的葡萄酒單獲得Wine Spectator 2顆杯子的等級;更不用提創辦人義大利籍的Sirio Maccioni,他已成為美國的餐飲名人,經營多家餐廳,出版傳記,Le Cirque的成就並被拍成紀錄電影。

分享
網友回應
網文精選
為什麼北韓吃定了中國?(王丹)
「都是假的!我眼睛業障重啊!」──四大類「假新聞」橫掃全球,我們到底該相信誰?(侯智元)
我們社會的表演性格(王浩威)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