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860

燈塔守 ——《為妳說的謊》觀後

燈塔,它迎著浪的孤寂,遠天的歡喜,風暴的猛苦;燈塔,在深夜,望著人世一回合一回合的戲劇,像一座深沉的夢熠。

 

《為妳說的謊》就是一部燈塔電影,在這燈塔的凝視下,有緣無緣,生與死進行著。一個燈塔守原本從前線光榮歸來,卻揹負著戰爭痛苦而寧取燈塔的孤寂,但被一位玉女愛上,可憾一個島上圓滿的家未曾實現,連流產兩次,終於,命運漂來了一艘小船,上面有一個死者、一個嬰兒的哇聲啼啼。

 

就因為渴子思切,做太太的勸丈夫埋了死者,暗中養活這個孩子,視為己出,漸漸讓鎮裡的人誤以為確實是親生小孩。後來燈塔守有一日攜妻帶子去鎮上教堂,卻在鄰近墓園偶遇一婦人悼夫,經人解釋這是有關一個大人因逃離危險,竟在小船上漂流,而帶的孩子也一起不知所終。

 

戲劇轉折而下,歡圓的家開始受到折磨…

 

在我們深處裡,如果我們自覺,總有一座燈塔亮著,指引我們理智船或感情船,航向正確的航線。理智依靠它自己嗎?感情也依靠它自己嗎?我們說太理智了,我們說太情緒了,都表現出兩者一起能夠勻和的話,那就是我們有一座燈塔,在生命深處,指引我們走向合情合理的路線。即使難走,也是照亮對的航線。

 

電影裡,燈塔守還是把孩子歸還給那喪夫婦人,夫妻倆因隱瞞受到該有的懲罰。但一日,年歲老去,主角也不再是燈塔守了,妻子也過世了,忽然一少婦帶著嬰孩來找他,原來是當初他們救的船上小嬰,現在報恩而來,他拿出妻臨終前盼望這時刻來臨寫的信,燈光一樣流出渴盼的聲音⋯。

 

在我們深處,在我們許多錯誤、歡樂的深處,都有一座燈塔,如果我們自覺,不讓想欲的迷霧遮住,都有凝著天地間的燈塔,默默守住我們的深夜,放出孤曠清明的光來。

 

也許我們不是那麼好的燈塔守,但是當我們願回去,守住燈塔守的位置,我們的安心與曠遠,就讓深夜的風雨也有安靜的希望。

 

電影散場了,這部電影的燈塔之光,還照耀我的影子的船,啊讓我回首,看到生命裡燃起的光亮的高度,照著離開與歸來,也照著未來夢的航跡。那自明的燈塔,一直亮著深夜遠天的歸船⋯

 

分享
網友回應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