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不住的禁歌14》<何日君再來>的禁唱與開放
新頭殼newtalk | 文/吳國禎
生活藝文
鄧麗君重新演唱<何日君再來>。
鄧麗君重新演唱<何日君再來>。   圖:吳國楨/提供
《中央廣播電台》製作推出一系列以轉型正義為主軸的節目--「開放歷史」;透過歷史學者、政治工作者、文史工作者等,以口述的方式,講述威權、白色恐怖時代的感人故事,紀錄台灣人為民主自由奮鬥的經驗與歷史。《新頭殼》取得央廣授權轉載,讓大家進一步了解過去這些鮮為人知的歷史和故事。

戒嚴時代警備總部查禁流行歌,有許多理由是讓人怎麼想都想不到的,<何日君再來>的「君」,明明是小姑娘對自己的愛人撒嬌的一種稱呼,偏偏「君」字卻被人解說成「軍隊」,一首好好的<何日君再來>,就這樣變成是為匪宣傳的歌曲,在西元1964年正式列入「查禁歌曲目錄」手冊中。

1964年6月,台北市政府參照警總禁令印發一本「查禁歌曲目錄」的小冊子,列出226首「以往查禁歌曲名單」,另外又增加了三首歌曲,分別是「媽媽我也真勇健」、「哥哥一封信」、「殉情花!紗容」。總計229首歌曲當中,就包含了周璇主唱的「夜上海」、「莫負青春」,以及「何日君再來」。對於當時歌曲查禁的政策,台語歌詞創作數量名列前茅的知名歌手文夏,曾於1996年接受吳國禎訪問時,有以下一段對於禁歌的回憶:「彼陣的作者無話講啦,所以歌據在(ku3-chai7)伊咧禁的,這塊歌若要禁就禁,像講『望春風』,好的歌啊,『春風』就是『共產』,按呢『望春風』袂使,按呢禁起來;『何日君再來』,『君』就是共產,按呢『何日君再來』你在等共產來,按呢也袂使;『補破網』,台灣的生活無彼艱苦,咱台灣的人網仔破隨tan3 tho2-kak8,昧像外國人著擱補,啊就若要給你禁逐項攏有原因啦。……」

其實「何日君再來」這首歌曲,是1937年上海藝華影業公司拍攝的電影《三星伴月》的插曲,1939年在香港製作的電影《孤島天堂》中,又由黎莉莉主唱作為插曲。隨著電影的賣座,此首歌曲也風行一時,人人傳唱。1940年李香蘭在滿洲國灌唱成唱片,結果比周璇的原唱版本更為風行,於是在上海駐紮的日本軍人也將此曲傳播回到日本國內,後來李香蘭回到日本國內,在1952年間又冠錄了一次,由哥倫比亞唱片在日本發行。

1970年代,鄧麗君重新演唱的版本,也使得這首歌曲更加走紅,成為中國、香港、日本三地盡皆流傳的名作。只是<何日君再來>不只在台灣遭禁,在中國也成為共產黨高壓統治下的禁唱歌曲,1980年8月26日,《聯合報》3版刊載,中華人民共和國山西省省長羅貴波,在最近一次青年工作會議中指出:「月前由於大量台灣歌曲流入中國,深受一般青年喜愛,其所造成的思想破壞,較諸幾十萬帶槍的敵人更為可怕。由於這些毒素無孔不入,廣泛傳到各個階層和各個領域,日夜腐蝕著我們年輕的一代其所帶來的震撼力,實已超過國民黨過去散佈的上千上萬遍反共宣傳,這不但動搖了我們的革命意志及青年們對社會主義應有的信心,而且像精神鴉片一樣,毒化著我們的革命機體。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思想意識問題,而成為一項政治問題了。」另外羅貴波在最後特別指出:「搶回這塊陣地,把脫離軌道的青年拉回來,這是爭奪兩種世界觀的鬥爭。要明白問題的嚴重,要把鄧麗君的歌聲當作敵人的號角來看。」

相信正是這樣的原因,<何日君再來>也遭受到中國當局查禁,當時這首歌曲被中國共產黨的官方媒體批判為「資本主義腐敗思想的靡靡之音」、「為盼日本皇軍而作」以及「出自漢奸文人手筆」,足見一首流行歌曲具有多麼大的軟性力量。

至於此首歌曲在台灣禁制,則是要到解除戒嚴的隔年,1988年2月底才解除。1949年5月19日,中華民國臺灣省政府主席兼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頒布《臺灣省政府、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布告戒字第壹號》的戒嚴令,宣告自隔日零時起在臺灣省全境實施戒嚴,直到1987年由總統蔣經國宣布同年7月15日解嚴為止,總共持續38年又56天,這也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時間持續最久的戒嚴紀錄。

解除戒嚴隔年,1988年2月底,行政院新聞局召開「解嚴前查禁歌曲審查會」第二次會議,由當時尚未退職的萬年國會「第一屆立法委員」丑輝瑛主持,會中通過「何日君再來」、「恨不相逢未嫁時」、「良夜不能留」、「襟上一朵花」等128首歌曲,使這些查禁原因早已消失的老歌,終於有機會重見天日,禁令獲得解除。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