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結束還…中國異議人士:爬到哪兒都被維穩蜘蛛網黏著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國際中國
高瑜(右)表示,「反正中國現在就是天羅地網。我就有這個感覺。中國沒有辦法,人就跟進了蜘蛛網是的,你爬到哪兒,都是給沾上的」。圖中為「天安門母親」丁子霖。
高瑜(右)表示,「反正中國現在就是天羅地網。我就有這個感覺。中國沒有辦法,人就跟進了蜘蛛網是的,你爬到哪兒,都是給沾上的」。圖中為「天安門母親」丁子霖。   圖:翻攝自高瑜推特(資料照片)

中國官方的「六四」維穩告一段落。不過,外媒指出,這次維穩將持續到上海合作組織領導人青島峰會結束之後。知名中國異議人士高瑜和胡佳在「被旅遊」後,仍繼續被當局盯住, 不禁大嘆「爬到哪兒都被維穩蜘蛛網黏著」。

美國之音(VOA)今(8)日報導,往年中國「六四」維穩特別行動都在六四過後結束,以旅遊等形式被送往外地的異議人士陸續返回原所在地。不過今年的維穩期,因為上合組織領導人峰會在即,將被延續到10號以後。

知名中國維權人士胡佳「被旅遊」後,6月5日晚上從秦皇島回到北京,但管控狀態要持續到6月10日。「這是全國一盤棋嘛」,他苦笑說,「回到北京,他們也是什麼事情都跟著,我只能去醫院和父母的家」。

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峰會6月9日至10日在山東省青島舉行。

談到「被旅遊」的經過,胡佳說,經費完全出自充足的政府維穩資金,「我的行動完全受控」。他曾被安排在秦皇島海邊的外交人員酒店,並在那裡碰見過維權律師浦志強,今年則沒有看見他。

胡佳說:「今年顯然為了防止我在北戴河海邊搞海祭,無論是紀念劉曉波,還是紀念六四。所以根本就沒有讓我在海邊住,而是到秦皇島市中心,原來秦皇島市委和市政府邊上,一個叫半島四季的酒店」。

「在那裡,不管你走到那裡,身邊都有兩個人隨時跟著你,防止你在秦皇島見到記者」,胡佳語多無奈。

另一位照例「被旅遊」的知名異議記者高瑜,日前也回到北京,但她有3個人跟著,「有國保、有警察,還有司法部門的人」。前後七天,所有「旅費」一樣,「全是政府買單」。

高瑜表示,出去後,行動蹤跡不得外洩。以至於有外媒開始報導,「高瑜下落不明」。高瑜的陪同人員很緊張,生怕行動真的外洩,為此不得不關閉手機。高瑜很無奈,拒絕關閉手機。

她感慨地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地方國安和公安,對誰都監控。反正中國現在就是天羅地網。我就有這個感覺。中國沒有辦法,人就跟進了蜘蛛網是的,你爬到哪兒,都是給沾上的」。

有網友在美國之音網站留言,胡佳等既然沒有自由,為什麼還能打電話、上網、接受外媒採訪?對此,胡佳解釋說:「首先,我的言論平臺,一個就是國際主流媒體打電話,然後我能發表評論。要不我用自媒體,比如推特這種形式」。

胡佳指出,「因為在國內,我完全註冊不了微博,我微信發不出朋友圈,話語空間受到嚴格限制。整個六四期間上網非常困難。有時VPN 調整十幾個,二十幾個,伺服器就是上不去。它的封堵就限制了你的言論」。

就打電話而言,胡佳也表示,這期間有人給他打電話,是打不通的,顯示的是沒有接的狀態,或者,「你呼叫的號碼是空號」。

胡佳認為,當局沒有奪走他手機,可能還是因為有一個「(自由)度」。奪走他的手機,他就徹底失蹤了,成為絕對化的「非法拘禁」。他還補充說,並非外媒每次都能打通他的電話。總之, 中國似乎以此向外表明,習近平治下,有言論空間, 尊重言論自由。

高瑜現年74歲,1989年「六四」前被捕,隔年8月獲釋。此後又兩次因「洩露國家機密」等罪名,承受多年牢獄之災。她曾獲國際報業發行人協會「自由金筆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新聞自由獎」。

胡佳,1973年生,多年來積極投入中國社會運動,舉凡環保、抗擊愛滋病及爭取民主人權等幾乎無役不與,並勇於聲援和營救包括劉曉波、高智晟等民間異議人士。2008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同年,獲得歐洲議會頒發的沙卡洛夫人權獎,並連續多年獲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為獲獎熱門人選。

高瑜(右)表示,「反正中國現在就是天羅地網。我就有這個感覺。中國沒有辦法,人就跟進了蜘蛛網是的,你爬到哪兒,都是給沾上的」。圖中為「天安門母親」丁子霖。
胡佳說:「今年顯然為了防止我在北戴河海邊搞海祭,無論是紀念劉曉波,還是紀念六四。所以根本就沒有讓我在海邊住,而是到秦皇島市中心,原來秦皇島市委和市政府邊上,一個叫半島四季的酒店」。   圖:翻攝自胡佳推特(資料照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