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仔新書試讀15》盧修一與那段光怪陸離的台灣老國代時代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政治經濟
盧修一在立法院對抗國民黨的多數暴力,乃至走上街頭參與群眾運動,力爭民主、人權、關懷弱勢,對抗不仁不義的體制,他幾乎無役不與,並且站在第一線。
盧修一在立法院對抗國民黨的多數暴力,乃至走上街頭參與群眾運動,力爭民主、人權、關懷弱勢,對抗不仁不義的體制,他幾乎無役不與,並且站在第一線。   圖:邱萬興/攝

盧修一的第一任立委期間(1990~1992),是台灣政治最為變動的年代。

過去國民黨政府仗勢一群聽令的「表決部隊」(老國代、老立委),並以這種體制性暴力阻撓台灣民主發展。盧修一與其他同屆當選的民進黨與黨外立委,當選後的首要之務,就是要「勸退老代表、促成國會全面改選」。

一九九○年李登輝在驚險中當選為第八屆總統。但是老國代貪得無厭的嘴臉,讓學生、教授大為反彈,三月學運具體展現台灣人民的憤怒。李登輝總統承諾,將來會有政治改革,三月學運因此才落幕。不料,李登輝於五月又任命國防部長郝柏村為閣揆,再度引發民進黨立委強力反對軍人干政,並於立法院強力杯葛郝內閣的任命案。

一九九一年四月,盧修一在立法院的議事杯葛行動中,在場內遭到警察施以最嚴重的肢體暴力,頭部撞到議場內的桌角。戴振耀為了保護他,也被警察打到脊椎凹了一處,兩人雙雙掛彩,送台大醫院急救。

新科立委  面臨表決部隊挑戰

盧修一從大學時代就嚮往英國內閣制,他自我期許有朝一日也能入主國會,而今美夢成真,挾著高度的民意支持,堂堂走進立法院殿堂。

不過這個美夢和實際情況有十萬八千里的差距。國會結構光怪陸離,所有的參選理念,在此毫無施展的空間。雖然民進黨在此次立委選舉的全國得票率是二十八.二%,拿下六席縣市長、二十一席立委、十四席台北市議員及八席高雄市議員,但宣稱代表中國各省的國民黨籍老立委及新任的國民黨立委,在人數上卻多了將近十倍,每當要投票表決法案時,民進黨的提案完全推動不了。相同的情況,在國民大會亦常上演。

這些一九四七年前在大陸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後來流轉到台灣來的,在一九九○年時,還有兩百一十八位立委、八百六十五位國代、三十六位監委。這一千一百一十九位完全觸不到台灣本土民意、平均年齡在七十八到八十一歲的「老法統」,竟然長期操縱著當時台灣一千九百萬人民的前途!

在立法院、國民大會及監察院的議場上,人民常常透過電視,看見他們坐著輪椅、綁著尿袋、配戴心律調節器,甚至躺在病床上使用氧氣筒被護士推進來的身影。也有極少數能走動及侃侃發言的,但只能發表一些和台灣現實社會完全脫節的內容。

這些老國代存在的意義,就是充當國民黨的「表決部隊」而已。他們是台灣國會中的「怪老子」,他們的存在,形成了台灣行政中樞內的「體制性暴力」,國民黨政府憑藉這種體制性暴力阻擋了民意,阻攔了台灣的民主發展。勸退老代表、促成國會全面改選,是新科民進黨公職人員第一個要面臨的挑戰,也是捨我其誰的歷史任務。

一九九○年二月一日,立法院第八十五會期報到手續完成後,民進黨立院黨團的二十一位立委,與無黨籍的陳定南、張博雅等立委,以實際的行動--在群賢樓大廳手拉手形成人牆,阻止萬年老立委進入議事廳報到。

民進黨立委在海報上書寫著許多幽默的字句,例如:「全世界右手最發達的動物——表決部隊」、「左手吊點滴、右手要表決」、「尿袋立委、尿袋政黨」等諷刺文字,讓這場國會殿堂中嚴肅的政治抗爭,添增了不少趣味性。

盧修一在立法院對抗國民黨的多數暴力,乃至走上街頭參與群眾運動,力爭民主、人權、關懷弱勢,對抗不仁不義的體制,他幾乎無役不與,並且站在第一線。
左起民進黨立委洪奇昌、謝長廷、盧修一、劉文雄、陳水扁、張俊雄、黃天生、葉菊蘭、張博雅、陳定南等立委,在立法院群賢樓報到處門口,阻擋資深立委與僑選老立委報到。   圖:余岳叔/攝
盧修一在立法院對抗國民黨的多數暴力,乃至走上街頭參與群眾運動,力爭民主、人權、關懷弱勢,對抗不仁不義的體制,他幾乎無役不與,並且站在第一線。
白髮頑童盧修一在立法院議場內,要勸退資深立委楊寶琳。   圖:許伯鑫/攝
盧修一在立法院對抗國民黨的多數暴力,乃至走上街頭參與群眾運動,力爭民主、人權、關懷弱勢,對抗不仁不義的體制,他幾乎無役不與,並且站在第一線。
盧修一堅持作為「清清白白的民意代表、全心全力的專業立委、堂堂正正的反對黨議員」,這是他的問政理念與承諾。   圖:白鷺鷥文教基金會/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