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黃昭夫事件 張維嘉與法國岳父全力營救(下)
新頭殼newtalk |
政治經濟
張維嘉老師1974年於法國~與友人可愛兒子 。
張維嘉老師1974年於法國~與友人可愛兒子 。   圖:張維嘉/提供
早年留學歐洲的張維嘉,近日揭開鮮為人知的年輕過往,他曾與法國家世顯赫的女子結婚,也成為留法學生黃昭夫刺殺被認為是國民黨派來的特務騰永康事件,與他的法國岳父全力搭救,直到現在仍然非常感謝當時的岳父協助幫忙。

張維嘉,一位靠打工賺取生活費的台灣留學生。周遊列國,幽默風趣,人生經驗比法國年輕小伙子豐富,身邊總圍繞著藍眼睛、金頭髮「阿兜仔」,這些法國年輕學生,後來有一位成為妻子。

法國顯赫家族的乘龍快婿

流亡巴黎,張維嘉與家世顯赫的法國女子結婚。第一任妻子家族在法國赫赫有名,出過一位法國總理、多位國會議員,岳父是知名律師。淡然與前妻的前塵往事,但十分感激前妻家族的一切協助,尤其是黃昭夫事件。

1976年,留法學生黃昭夫刺殺被認為是國民黨派來的特務騰永康,震驚海外台灣人。巴黎巴士底獄的一間咖啡廳,黃昭夫緊緊盯著一個人的動靜,趁他不備,拿起預先藏好的殺西米刀,刺向騰的膊子,差一點喪命。

當時,人在比利時的張維嘉在好友邱啟彬告知下,得知這起突如其來的意外,星夜奔馳趕回到巴黎,為沈默寡言、不擅言詞的黃昭夫聘請律師。第一個想到可以幫忙的對象,正是深具影響力的岳父。「我的岳父是位名律師,他叫他的徒弟擔任義務律師」,一個月後,張維嘉終於順利到監獄探視黃昭夫。

黃昭夫事件 張維嘉與法國岳父全力奔走營救

黃昭夫犯的罪刑是刑期是7年以上、20年以下重刑,盧修一的老師(BIANCO)也加入辯論行列,另請託一位語言專家及張維嘉共同擔任證人。力陳該殺人案是一件情有可原的刺殺案(反國民黨),期盼將刑期減到最輕。

一位毫無前科、沈默寡言的留學生會氣憤到殺人,殺的又是國民黨特務,案件本身並不單純,經過訴訟的技巧與努力,黃昭夫最後被判刑期最輕的7年。他關在距離巴黎70公里的犯人醫院裡,在法國沒有親人,人生地不熟。張維嘉盡了好友的責任,每個周末從巴黎開車到市郊探監、來回往返140公里,直到假釋為止。

黃昭夫出獄後,原本會被驅逐出境,岳父帶著張維嘉拜會法國內政部第四科科長(專管外國人的情報單位)請求幫忙,那位科長建議黃先躲兩個月,之後再以「無處可去」為由申請留在法國。經過重重關卡,黃昭夫得以留在法國。後來,他的岳父又幫黃昭夫找到一份可以留在法國的工作,張維嘉對前妻與岳父對台灣留學生的大力幫忙,打從心底感謝。

張維嘉老師1975年與女兒~Valentine(2~3歲時)
張維嘉老師1975年與女兒~Valentine(2~3歲時)。圖:張維嘉/提供。

台灣女婿很厲害 岳父對女兒說「要注意喔」

法國顯赫世家千金與台灣留學生結成連理的異國婚姻,只維持6、7年。當時,張維嘉一心只想打倒國民黨,成天在外,又從事危險的反國民黨工作,未盡到照顧家庭與妻子的責任,「前妻單方面付出,對她來說,這段婚姻是不平等條約,我很感激她」。

然而,這段短暫婚姻讓張維嘉接觸到不同世界,法國上流社會的生活情趣、社交禮儀與社會關係網絡。前妻的父母親在巴黎近郊NEMOUR有棟別墅,該地就在拿破崙夏宮、芳登百諾附近,他與前妻經常在周末假日在那邊小住。

「岳父很喜歡跟我下圍棋,但往往不是我的對手,每次都輸」,他常對女兒開玩笑說「妳老公很厲害,要注意喔」。他們的家世很好,岳父卻喜歡撿垃圾(資源回收),與他有共同的嗜好,很投緣。「岳父確實很喜歡我,但我都「不務正業」,讓他很頭大,現在岳父岳母都過世了」。

「阿兜仔」愛聽張維嘉吹牛 小跟班密契爾大戰毛派

張維嘉有一股特殊的魅力、人緣好,許多台灣留學生不自覺地追隨他,就連「阿兜仔」也愛聽他「吹氣球」(吹牛)。初到瑞士時,與瑞士同學處得很好。能夠快速融入西方社會,主要受到瑞士、法國同學與友人的影響。

「可能是我愛講笑話,法國朋友喜歡聽我「吹氣球」(吹牛),也可能是旅行多、見識較多,知道他們所不知道的事」。1972年左右,有一次要去文生實驗大學校區發台獨傳單,台灣人忌憚不敢出面,只有一位年僅19歲的法國學生密契爾自告奮勇陪他發傳單。

正在發傳單時,剛好遇到法國的毛派學生,毛派學生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托派的密契爾聽了很生氣,他是一位喜愛歷史與政治的學生、口才很好,與法國毛派學生展開激烈辯論,密契爾的義氣讓人印象深刻,至今未曾忘懷。

張維嘉比較瑞士與法國差異。瑞士人很守規矩、也很愛乾淨,周末假日一定挪出一天打掃房子、洗衣服,很準時、言出必行,不會隨便亂講話。跟外國人相處一定要先了解他們文化與思維。學習外國語言,最好的學習對象就是異性,異性比較願意真實指出你的不對,若是同性可能會顧及你的面子或自尊心問題而不願指正。

法國人很有創造力,驕傲、民族自尊心較強。不少人認為法國人輕視排擠外國人,他在法國的生活經驗並未如此感受。首都巴黎是一個百花齊放,看起來有點髒亂的都市,但她有一股特別的文化特質,包括生活習慣、藝術建築物、博物館、古蹟等等。

 

 

 

張維嘉與嫂嫂張陳淑燕及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副理事長周朝國合影。
張維嘉與嫂嫂張陳淑燕及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副理事長周朝國合影。圖:鄒麗泳/攝

留學不只是讀書、融入當地生活更重要

近14年的歐洲經驗,張維嘉認為能在自由空氣下,宣揚理念反對國民黨;但是,人在海外無法影響台灣人民,等於被隔絕在母國之外,有家歸不得。「被列為黑名單而無法返台,過著流亡生活,這種情況下,更要努力認識當地國的文化,融入當地國人民的生活」。

「留學只跟書本接觸,作用不大」,留學生很少人能做到,張維嘉是少數之一。「早期到歐洲的留學生,多是農業社會子弟,想法非常保守,腦子被國民黨灌輸一大堆倫理道德,用道德去束縛一個人,直到去了一個先進自由開放的社會,這套道德體系被當頭棒喝,快速瓦解」。

然而,有些人被當頭棒喝之後,卻還認為不存在,這些都是沒有融入當地社會,不了解西方社會為何變成這麼開放自由與進步,因此,讀歷史很重要,如果不了解歷史就不會將他們的文化優點吸納為己有。

道德統治最不道德 個人主義尊重他人

張維嘉認為,包括歐洲社會與美國在內,很少人講「道德」兩個字,只有東方社會受到孔子的影響才講道德,長久以來,中國人講道德主要是沒有建立法治社會,所以用道德統治人民。在封建社會行使「道德統治」通常是最不道德的人,那個人就是皇帝。統治階層不應該用道德裁判或評判別人,社會亦然。真正的道德是在提升個人修養,而不是以道德衡量他人。

歐洲人發展出「個人主義」,我尊敬你、你要尊敬我,互不侵犯。在歐洲社會若用道德去審判別人,這是很大的污辱,但是,東方社會的觀念剛好相反,一天到晚用道德審判別人。
有一天一位朋友從國外回來,問「張維嘉,你還有沒有在革命?」我說,「如果是反國民黨,革命已經結束,現在是革自己的命」。
「道德是一種修養,道德屬於自律、自我約束的標準,具雙重性與多重性;法律則是約束他人、有強迫性、有一致性」。這是張維嘉在歐洲的生活體驗,他的思維歐洲化,在國外生活一段時間,心胸氣度也較為開放。回到台灣之後,一直努力修養自己,這是對法國文化、歐洲文化的體驗。

 

張維嘉簡歷

1940年生,新北市樹林人。

台大法律系畢業、瑞士佛萊堡大學碩士肄業、巴黎大學國家博士生。
曾任立法院新國會辦公室主任、民進黨新潮流大老、現為台灣歐洲研究協會榮譽顧問。

 

本文經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學協會同意轉載

原標:台灣留學生巴黎上流社會走一遭 張維嘉融入法國生活(下)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