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余杰觀點》習近平的「新造神運動」能走多遠?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際中國
隨著習近平完成對黨內敵對派系的清洗,樹立黨內“核心”乃至“領袖”地位,在全國範圍內,個人崇拜、造神運動也轟轟烈烈地展開。
隨著習近平完成對黨內敵對派系的清洗,樹立黨內“核心”乃至“領袖”地位,在全國範圍內,個人崇拜、造神運動也轟轟烈烈地展開。   圖:新頭殼資料庫

據自由亞洲電報道,在貴州貧困山區,一批小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學唱「中國出了個習大大」。在這段視頻中,該小學校舍既沒有課桌,窗戶也沒有玻璃,校舍天花板殘缺不齊,搖搖欲墜,而唱歌的數十名學生,面無笑容,只是公式化的背誦這首歌曲。提供這段視頻的網民朱女士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造神」是極權國家的一大特點:「中共的造神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無處不在。……你的宣傳,你的包裝,實際上是給大家洗腦。」

中共十九大前夕,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出版了《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爲​​新一輪的造神運動加溫。而中央黨校主辦的刊物《學習時報》更是發表長文,描寫天津民眾以忘我熱情學習該書的情景: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說:「我反覆讀《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這部書,最真切的感悟就是要教育引導黨員幹部群眾珍惜核心、忠誠核心、擁戴核心、維護核心。」這篇報導形容天津人熱情擁戴習近平,在全運會開幕式上,「每當現場大屏幕上出現總書記的身影時,觀眾席就立即響起歡呼聲,經久不息。」

中國官媒開足馬力,大肆宣揚習近平之「親民」美德。幾年前,微服私訪「慶豐包子鋪」爲習近平贏得「習包子」之綽號,如今官媒更是不敢怠慢、再接再厲:近日在北京舉行、宣揚中共十八大功績的展覽中,展示了習近平外出吃飯、自掏腰包買單的收據。其中一張收據是習近平2012年到河北阜平調研時晚飯的菜單,他到當地一間自助​​餐廳用餐,點了包括有紅燒土雞塊、阜平燴菜(豬肉、豆角、粉條、海帶、豆腐、土豆)、五花肉炒蒜苔、拍蒜茼蒿、冬瓜丸子湯,配以豬肉餡水餃、西葫(蘆)粉條餡水餃、米飯、花卷、雜糧粥,埋單一共是160元人民幣。展覽亦展出習近平的其他收據:包括2015年2月13日習近平慰問他當過知青的陝西梁家河村村民時,一筆3人的伙食費90元,及同日一筆17人的伙食費510元,兩筆費用都是以現金支付。現場展示的另一張收據,是2014年3月18日的,付款人是習近平,共付160元。

中共當局公佈習近平的吃飯付款的收據以顯示其平民作風,卻不公佈其家族的億萬財產及其女兒留學美國的費用從何而來,可謂「抓小放大」。讀到這樣的文宣,會感動得熱淚盈眶的,惟有被洗腦的愚民。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無需也不可能指揮獨立媒體塑造其「親民」形象,因為他們本就是平民出身,是民眾用投票的方式選舉出來的。當他們完成任期之後,立即恢復平民身份,不可能一輩子享有特權。在民主國家,媒體的功用是監督政府及其首腦,並不承擔歌功頌德之任務。反之,專制國家的獨裁者,卻可以動用官方控制的媒體塑造其「與民同樂」之假象。民眾不是他們服務的對象,從來只是他們手中任意搓揉的麵團。他們無需爭取民心,只在乎造就一個龐大的、下跪的、山呼萬歲的愚民群體。

隨著習近平完成對黨內敵對派系的清洗,樹立黨內「核心」乃至「領袖」地位,在全國範圍內,個人崇拜、造神運動也轟轟烈烈地展開。這場運動的規模、深度及危害性均遠遠超過此前薄熙來在重慶的「唱紅打黑」:當年,薄熙來只是一名區區政治局委員,其轄區是偏遠的西南城市重慶,其「唱紅打黑」只能直接影響重慶的兩千多萬人口。胡溫中央意識到薄熙來「挾主義以問鼎中樞」之野心,刻意與之保持距離。等到王立軍夜奔美領館釀成世界級的醜聞,胡溫才順勢將飛揚跋扈的薄熙來拿下,也爲習近平接班掃除了最大的威脅。而如今,習近平已是無人挑戰的最高領導人,既然其好大喜功、躊躇滿志,各地封疆大吏遂投其所好,爭先恐後地向其效忠,展開了一場造神運動競賽。這場「新造神運動」迅速波及中國的每一個省市、每一個領域。

「新造神運動」無孔不入,就連「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的宗教領域也無法置身事外。新疆以及其他省份的許多穆斯林民眾家中和清真寺中被強制要求懸掛習近平的畫像,在禱文中必須加上稱頌習近平的段落;若干佛教界的和尚和尼姑聯袂演唱歌頌習近平的歌曲,在金碧輝煌的劇院中,他們的光頭與燈光相映生輝;「三自會」控制下的「官方基督教會」也不甘落後,紅歌取代了贊美詩,歌聲響徹教堂的穹頂。

當習近平剛開始掀起個人崇拜之時,大多數自以為是的中國知識分子大搖其頭說:現在已是全球化、網路化的時代,人們不會像毛時代那樣閉目塞聽,不會隨其「魔笛」翩翩起舞;何況習近平缺乏毛澤東「打天下」的本領和魅力,外表並不俊朗,講話時亦言語乏味,這場造神運動不可能成功。然而,造神運動是否成功,關鍵並不在於「偽神」本人有多少豐功偉業和個人魅力,而在於專制制度下權力模式、宣傳方式——就此而言,在本質上,今天的中國與毛時代的中國一模一樣:國家掌握了百分之百的媒體,民間並無可以獨立發聲的媒體。德國學者丹尼爾·里斯(Daniel Leese)在《崇拜毛:文化大革命中的言辭崇拜與儀式崇拜》一書中指出:「在報紙、教科書和廣播中有效地傳播個人崇拜,只要在一個高度統一的媒體機器中,通過使用一套嚴格管理的語言體係就很有可能進行。國家媒體的壟斷所帶來的統一論調保證了政權在其進行事實解讀時的話語霸權,並將這種解讀以民主政體無法想像的方式強加於公共言論之上。」作為暴君,習近平的「成色」當然遠不如毛,但形塑毛的宣傳機器在中國依然運行無阻,就連在西方上市的網路巨頭也加入其中,更使宣傳機構升級換代。習近平利用此全球無與倫比的宣傳機器,模仿毛的造神運動來一場升級版的「新造神運動」,使得那些高估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中國社會所取得的進步的人士為止瞠目結舌。

一名央視主持人曾坦率地表示,即便一條狗上了央視,也能名滿天下;同樣的道理,坐在紫禁城的龍椅上的,即便是一名傻瓜、笨蛋,也能被官媒塑造成英明神武的偉大領袖。中國政治評論家曾伯炎在《造神運動的危害》一文中評論說:「在極權社會,當一個統治者坐上權力金字塔尖,嚐到權力的太多甜頭,便不息地集權、擴權貪權,權力與能力不相符,便求助於玩頂層設計的伎倆。政治化妝師的粉飾,不斷威化、美化乃至神化權力者。而在多元社會,權力受監督,尤其有反對黨,很難有神化權力的條件,公民的民主社會,就見不到官威,只見民權,唯專制極權制的社會,威化美化權力,層出不窮,輿論被壟斷,養龎大吃宣傳飯大軍,神化權力者,不費吹灰之力,任何平庸之輩,都可吹成天降英才又出聖主了。所以,這制度必須從幼兒園到大學,從媒體到影視,都要加強洗腦的思想專制,降低民眾智商,加強愚民工程。」口徑統一的官媒和不具有主體性的愚民,是個人崇拜長盛不衰的社會根基。中國民眾的精神結構仍然是兩千年專制傳統的深厚積澱——沒有頂天立地的明君賢相,人們就活不下去。

那麽,習近平的「新造神運動」究竟能走多遠?新聞自由、教育獨立、公民社會成熟等因素,是打破造神運動的重要力量。習近平對這些因素恨之入骨,在多次公開講話中批判和否定之,甚至將其納入「不能講」的禁區。中國的民主化,只有在新聞自由、教育獨立和公民社會成熟這些方面有了突破之後,才有可能開啓。那時,個人崇拜和造神運動在中國就再無立錐之地了。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