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520系列專題》總體檢蔡英文施政 民調直落、進步夥伴轉身離去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蔡英文總統去年520就職時發表演說,風光上任。   圖:翻攝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總統去年囊括689萬票,成為台灣有史以來第一位女總統。入主凱達格蘭大道後,國際矚目,《時代》雜誌特地用封面介紹她,蔡英文當選與上台之初,好不風光。才一年,蔡英文從高滿意度與高支持度,一路滑落到不滿意度高達五成以上。蔡英文政府何以至此?新頭殼今天起推出系列專題報導,試圖爬梳蔡政府施政問題。

總統蔡英文任期即將屆滿1年,執政團隊卻無甚歡欣氣氛,除了如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等重大政策推動受阻外,主要原因還是她個人的施政威望與滿意度偏低有關。根據游盈隆主持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每個月發表的民調,蔡英文的聲望從去年5月20日剛就職的69.9%,一路下滑,來到2016年11月,贊同她處理國政大事的與不贊同的分別是41.4%與42.6%,出現交叉;甚至到了2017年1月,不贊同的比例來到新高達到54.4%;2017年4月的數據則是38.6贊同、46.0%不贊同。

老藍男內閣無論述能力

蔡英文施政滿意度偏低,不是單一因素。例如,內閣組成初期就被批評為「老藍男」,閣員沒有政策論述能力。一位行政院幕僚形容,院內開會時,他負責記錄,本來兩手批哩啪啦打字,等到某一位重要閣員講話,他兩手放了下來,聽了10幾分鐘,轉頭看另外一個同事,不知道該打什麼。

尤其,上台之初,蔡政府的府、院、黨及黨團運作卡卡的,磨合不佳,儘管後來成立9人「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增加決策能力品質並汲取民意,後來也以不了了之收場。第一次會議,媒體就發現,總統府兩個副秘書長都列席,但總統府秘書長林碧炤被晾在一旁,沒有參加。果然,沒多久(去年10月20日),林碧炤告老還鄉。總統府秘書長如此重要的位置一空就整整7個月。如果代理秘書長劉建忻稱職,為何不直接扶正?難道就只為了等賴清德一人,就把位置擱置在一旁?

今年春節過後,又開了一、二次會後,「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停擺,不再開了,總統府說是「本來就不定期召開」。當民主平台去函索取會議紀錄時,府方居然說,所有會議結論已經公布在各媒體報導,連個會議出席名冊、討論議題等等也不願直接回應,視人民依法申請於無物。

英全自述施政風格

外界對蔡英文溫吞的施政風格有所質疑,然而,蔡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說,「我們一開始就下了一個很重要的政治決定,就是最困難的事情、政治風險最高、需付出最多政治代價的改革,馬上去做。很多民主社會,當總統有連任可能性時,多會選擇在第二任時才做高政治風險的政治改革。」「從年金、經濟、社會安全網的改造,不論是立法或政策規劃,去年確實是非常忙碌的一年」。

對於蔡政府的改革,台北市長柯文哲很同情小英,也認為,蔡英文當選總統後就戰場開得太多。然而,這是否意味著每項改革議題都是刀刀見骨、把改革的張力拉到極致,那可未必。

林全接受彭博訪問時貼切地說,「電業法修法,本希望更大幅度修改,但大修改可能牽涉爭議,立法院要搞好幾個月,甚至半年都過不了,不得不有所取捨,讓爭議最少的『綠電先行』,其他自由化慢慢來。但跟我們一同主張電業自由化的人都很生氣,覺得我們背叛他們,我們不得不取捨,若不這樣做,進度會更慢,到現在電業法還過不了,特別預算都別提了」。

英全團隊認為「不得不有所取捨,取得社會上爭議最少的部分」時,外界卻可能認為,這是迴避核心問題的半吊子改革。而「週休二日」變成「一例一休」,資方不滿、勞方也不高興;年金改革也是同樣的問題,把省下來、沒有真的省很多的錢都吐回去、貼補回基金,卻僅能讓公教退撫基金晚個十多年才不會破產。前立委林濁水與沈富雄都提出類似質疑。

與進步力量漸行漸遠

2015年時任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宣示,她要結合「進步的力量」一起來改變台灣。蔡英文不僅交出一張漂亮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在幾個選區也禮讓時代力量、社民黨;選前還發行「彩虹卡」傳達對同婚的支持。但5月9日,包括國安會前副秘書長張榮豐、文化大學環境設計學院前院長楊重信等20多位學者發起的「民間審議前瞻計畫」行動,全部站在蔡英文政府的對立面。

清大教授吳介民在2001年提出一個「克勞塞維茲的魔咒」觀點。克勞塞維茲認為,「政治是目標,戰爭只是達成該目標的手段,而且手段絕對不能孤立於目標的思考之外」。謝長廷也說過一段話,「群眾運動是一種手段,一個政治運動的路線或手段,它必須受到一些客觀條件的制約,包括社會、文化等條件的限制⋯⋯就像武器選擇的問題」。說成白話就是,對黨外/民進黨而言,群眾運動或社會運動就是用來打倒國民黨的;國民黨打倒後,「手段」(社運)當然就可以擺到一旁。這是吳介民對於首次執政民進黨與社運的觀察。

2008年11月接任民進黨主席半年的蔡英文向野草莓學生道歉,「在集遊法的修改方面,我們(執政時)沒有給足夠的注意,也沒有盡力去促成集遊法的修法和廢除,這個我們感到非常地抱歉。」

如今再度執政,3個立法院會期快過,集遊法修法停擺,執政團隊連做做表面功夫都免了;公投法補正也是一樣,弄到前主席林義雄都要到黨中央前禁食,才慌慌張張地要找人疏通。至於婚姻平權法案能否二、三讀,似乎還在等總統府搭設「價值溝通平台」,遙遙無期。「克勞塞維茲的魔咒」,似乎又可以套用在第二度執政的民進黨與社運圈的關係。

一位參與籌組第三勢力、與蔡英文關係不錯的人士就認為,2年半前他們就認為,蔡英文本質上是相當保守的人,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另外組黨的原因;政大教授徐世榮受訪認為,「蔡英文沒有核心思想」;另一對投入社運/民進黨30年的夫妻檔教授則認為,對於社運的態度,蔡英文與陳水扁沒有兩樣。

若說蔡英文執政後視社運如無物,有點太超過,若是「社運的主張難以治國」,應該不會有錯。蔡英文學法出身,很少針對左右等政治哲學發表意見。她的治國方式跟她早年投入談判經驗有關,就是在對立的兩造之間尋求一個妥協點。當她談到要如何解決衝突時,經常掛在嘴上「這需要一個過程」,而這個「過程」指的就是就對立兩造之間妥協與對話,進行「管理」。說起來很好聽,做起來卻很難。一位決策者如果缺乏核心理念的堅持,恐怕會被動淪為兩造競相拉扯的標的,最後兩邊都不討好。

民進黨正副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右二)、陳建仁(右),2016年1月22日開心地向外界展現正副總統當選證書。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