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追蘭嶼核廢真相 鎖定黨政軍共犯結構
新頭殼newtalk | 蘭嶼報導
環保司法
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的真相調查報告,未來將鎖定當年黨、政、軍在過程中的程序不正義進行完整陳述,圖為蘭嶼貯存場核廢料貯存槽。
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的真相調查報告,未來將鎖定當年黨、政、軍在過程中的程序不正義進行完整陳述,圖為蘭嶼貯存場核廢料貯存槽。   圖:柯昱安/攝

為釐清當年政府將低放射性核廢料貯存場設置於蘭嶼的歷史真相,回應蔡英文總統對於蘭嶼達悟(雅美)族人的承諾,行政院成立「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真相調查小組」。不過,面對擁核團體、原能會一再反駁當地居民稱政府用「罐頭工廠」欺騙族人是謠言,蘭恩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希・瑪拉歐斯表示,在威權時代,國家鋪天蓋地的對蘭嶼人宣傳、施壓,但從強徵民地、土地撥交,整套說法都是謊言,而「罐頭工廠」只是謊言中的其中一環,他們會在調查報告中呈現黨政軍體系的整體共犯結構。

蔡英文道歉追真相  達悟族人無感

走進位在蘭嶼龍門的核廢料貯存場,映入眼簾的就是蘭嶼達悟(雅美)族人的意象壁畫,以及隨處可見的圖騰,營造出台電與蘭嶼人共存共榮的和平意象。

但對蘭嶼居民而言,政府當年用「興建魚罐頭工廠」的謊言說服達悟(雅美)族人,最後卻是運來一桶桶低放射性核廢料,早已是族人根深蒂固的共同印象。

失信在先的政府,換來的是蘭嶼人對於藍綠兩黨執政的徹底失望,從早先陳水扁執政時推行「遷場推動委員會」,馬英九執政時也曾說會推動「溝通平台」協調,但最後通通不了了之,也讓蘭嶼人對於蔡英文要尋求真相無感,「如果沒有給我們一個搬走(核廢料)的期限,就是在作秀」,一名蘭嶼人這麼說。

參與「真相調查小組」的蘭嶼部落文化基金會董事長胡龍雄就感嘆,即便政府今天要追查真相,但還是有族人對於這個政府架構下的真調小組無法信任,這一個沒有實質調查權的真調小組,能還給蘭嶼人多少公道,他們無法預期,「但我們很清楚一點,就是搬遷啦,就是這麼簡單」。

不過,身為真調小組中的NGO代表,希・瑪拉歐斯則認為釐清真相有其必要性,除了透過真相的呈現,讓下一步的補償與搬遷有所依據外,更重要的是透過真相報告結論,製作為教材、紀錄片,告訴下一代政府過去所犯下的錯誤,成為環境與公民教育的重要指標。

罐頭工廠  只是黨政軍謊言其中一環

而外界最關注的「真相」其中一環,莫過於蘭嶼人流傳已久,稱政府當年以「魚罐頭工廠」的謊言欺騙族人、逕行興建核廢料貯存場的說法。

只是,原能會與台電對於蘭嶼人的說法卻是不以為然,早在1995年就透過聲明,駁斥這項說法是「少數人士不明究理以訛傳訛」,甚至公布一張施工現場的看板相片,說明工程名稱明顯註明是「蘭嶼計畫碼頭與防波堤工程」,且主辦單位也註明是原能會,完全沒有提及「罐頭工廠」4字。

「只放一個牌子的照片,就說自己沒說謊,這個就是國家的霸權」,胡龍雄說,即便政府宣稱一切合法,但背後卻是許多不合理的過程所累積而成,「你放一個牌子代表國家合法公告要興建貯存場,那在施工之前,我們(蘭嶼人)有被充分告知嗎?」

對於「政府用罐頭工廠欺騙」的指控,希・瑪拉歐斯認為只是黨政軍鋪天蓋地宣傳的謊言其中一環,包括當時的貯存場興建的主辦單位原能會、貯存場施工單位台電,以及撥交土地給原能會的國防部,甚至是在當地權力最大、掌握部落最根本的國民黨民眾服務站,都是共犯結構之一,整套過程,完全都是謊言所架構而成。

沒有資料佐證  口述歷史不可信?

希・瑪拉歐斯解釋,從國防部以作為退輔會農場為由,將這一大塊過去部落種植小米、地瓜、果樹的傳統保留地無端徵收,到接下來撥交給原能會、台電,最後開始興建貯存場,在威權時代,這一連串的過程,不僅沒有充分告知、長期說明,也沒有任何環評,這是非常大的缺失,「現在政府要談轉型正義,這也是轉型正義的一環」。

不過,原能會主委謝曉星去年赴立法院備詢時,則指出有可能是當年施工時,工人解釋貯存桶形狀時,讓當地耆老誤解所致,對於這樣的說法,希・瑪拉歐斯表示「很荒謬」,當地長老、老一輩的民意代表、民眾、鄉長,通通都指證政府的說法就是要蓋罐頭工廠,雖然因為年代久遠,缺乏實際文件佐證,但這已經是蘭嶼人千真萬確的共同史料,「回過頭來依法論法,長老的口述歷史,在民法與刑法中是可信的,原能會不能輕易反駁」。

補償遷場立法保障  但遲遲未審

至於在真相釐清後,接下來的補償與遷場事宜,蘭嶼人也要求法制化,其中,每年每桶核廢料6,000元的補償金若能順利在今年前入法,政府至少要付出超過210億元的補償金(不計年息),且若貯存場遲遲未遷出,還可以持續求償。

而這部由民進黨立委吳玉琴、Kolas Yotaka,國民黨立委陳學聖等人共同提案的《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處理暨補償條例草案》,目前已經一讀付委,儘管族人不斷要求與真相調查報告脫鉤,先行審查,但法案仍躺在立院,等待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召委排案。

一名不具名蘭嶼在地代表表示,從行政院未將這部條例放入優先法案,以及民進黨立委們在《電業法》修法時聯手封殺「2021年前將蘭嶼核廢料遷出」的條文,就看得出來民進黨政府的消極心態。

「台電說遷場至少還要再等10年,換句話說,到了2027年,蘭嶼都還是核廢家園」,他說,對比蔡英文「2025年非核家園」的競選口號,滿是諷刺。

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的真相調查報告,未來將鎖定當年黨、政、軍在過程中的程序不正義進行完整陳述,圖為蘭嶼貯存場核廢料貯存槽。
走入蘭嶼貯存場,映入眼簾的是蘭嶼達悟族的意象壁畫。   圖:柯昱安/攝
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的真相調查報告,未來將鎖定當年黨、政、軍在過程中的程序不正義進行完整陳述,圖為蘭嶼貯存場核廢料貯存槽。
當年為了運送低放射性核廢料至蘭嶼貯存場而打造的蘭嶼龍門碼頭,自從1996年結束最後一次核廢料運送任務後,就閒置至今,台電計畫,最終核廢處置場址若選定、興建完畢,此港口將再次承擔運送核廢料的重要任務。   圖:柯昱安/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