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新頭殼APP 立即安裝Android版本
保護兒少廢性平教育?同志:我就是沒被保護到的兒少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生活藝文
針對反同婚團體要求廢除國中小學「性別平等教育」,同志團體20日召開記者表示,是否真正落實性平教育才是執政者刻不容緩的責任。
針對反同婚團體要求廢除國中小學「性別平等教育」,同志團體20日召開記者表示,是否真正落實性平教育才是執政者刻不容緩的責任。   圖:鄭佑漢/攝

針對日前許多反同婚團體出面控訴《性別平等教育法》中涉及到同志性別與認同教育,認為應該廢除,並上網發起連署,要求廢除性平教育及「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不過,婚姻平權大平台20日在司法院前召開記者會呼籲,「千萬不可廢除性平教育」,其中更有同志怒批,別再用保護兒少為藉口去要求廢除性平教育,「因為我就是沒被保護到的那個兒少」!

台灣近日針對同志權益、婚姻等議題,造成了社會上的意見分歧,許多反同婚團體更把矛頭指向了《性別平等教育法》,認為現行的中小學性平教育課本上,探討同志教育會誤導小孩性別認知,更在政府公共政策平台發動連署廢除。

對此,台灣同志諮詢熱線主任鄭智偉表示,在2012年由多個同志團體發起「同志壓力處境問卷調查」中發現,有高達29%的受訪者因同志身分曾經有過輕生念頭,更有18%同志輕生未遂,其中有自殺、自卑傾向的多集中在國中及高中時期。鄭智偉指出,在這數字背後可以看出,同志在青少年時缺乏自我認同的資源,感受到惡意環境卻無力對抗,這也是過去「性平教育」致力推動的原因。

性平教育協會理事翁麗淑提到,在2011年的同志大遊行隔天,一位鷺江國中的楊姓同學因不堪學校同學嘲笑「娘娘腔」,留下遺書跳樓身亡。翁麗淑表示,對每位推動性別平等教育者而言,「這是多麽心痛的一件事」,加上反同婚團體近期更強力反對婚姻平權與性平教育,「更加凸顯出性平教育的觀念仍未改變歧視的社會」。

身為酷兒的同志熱線教育志工蔡同學怒批,反同婚團體用「保護兒少」為由反對同志婚姻及性平教育,「但我就是從小在學校沒被保護到的兒少」,他表示,從小因為性別認同與酷兒身分,在學校備受歧視,也曾經有過多次自殺的念頭,但最終仍努力撐過去。

蔡同學以「自身經驗」為例說到,就因為自己過去曾有這樣的遭遇,才瞭解到性別平等教育落實的重要,他呼籲,政府不應受到反同婚家長的壓力而對廢除性平教育妥協,反而應該重新檢視學校是否能真正落實性平教育,才是執政者刻不容緩的責任。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