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陳為廷vs.清大 是誰荒腔走板?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清大學務長呂平江今(5)日重申,不是替陳為廷道歉。但「道歉」是事實,至於為何道歉,不就是為陳為廷的「不禮貌」道歉?圖:涂鉅旻/攝   

清華大學學生陳為廷發言事件就像一面照妖鏡,除了讓媒體刻意操作的惡劣行徑現形,也凸顯出台灣社會仍盤據著一片保守、家父長的心態。「荒腔走板」是媒體用來形容陳為廷行為的用詞,但這個詞用來形容清大莫名其妙的道歉,恐怕更為恰當,清大顯然不知道道歉的分寸,換言之,到底該為何人道歉、到底該為何事道歉?清大完全狀況外。

「曾參殺人」的故事大家都聽過,當曾參他那平時以他為傲的母親,聽到第3個鄰居跟她說「你家曾參殺了人」,居然也相信了寶貝兒子鑄下大錯,連夜翻牆出逃避免遭牽連,然而殺人的卻是同名同姓的另一個「曾參」。

在陳為廷事件中,看不出來陳為廷在清大校方眼中是不是「曾參級」的優秀,但至少媒體卻像極了散佈「曾參殺人」的曾家鄰居,然而清大校方卻連曾參的母親都不如,這些校方主事者個個動輒留洋高學歷,可是在媒體輿論一出現,想都沒想就速速道歉,其邏輯似乎是「不管怎麼樣,道歉就對了」。

不管怎麼樣,道歉就對了?清大這次就錯了!校方大動作為陳為廷道歉,顯然承受極大壓力,這股壓力說「養子不教父之過,學生失禮校之過」,所以清大道歉的速度,比曾參母親出逃的速度還快,當然發現被網友轉貼批評後,撤下的速度也快。

今天清大學務長呂平江重申,不是替陳為廷道歉。但「道歉」是事實,至於為何道歉,不就是為陳為廷的「不禮貌」道歉?陳為廷的語氣確實激動有餘,但真的「禮貌」不足?呂平江說,「對師長說話應有基本禮儀」;但不要忘記,蔣偉寧在立法院的身分並不是老師,而是教育部長。

檢視陳為廷罵蔣偉寧的用詞,「說謊」是白話文不用解釋,就是說蔣偉寧並非因為「議題非教育性質」而不見學生,而是壓根就沒想見學生一面,否則無數次在教育部前的反高學費抗爭,他早出來親自接見了;「偽善」根據教育部字典的解釋則是「假裝善良」之意,是說蔣不是真的關心學生健康,底下官員卻煞有其事發文各校引發白色恐怖之議。

由上述可知,縱使陳為廷講話口氣激動,但他的用詞皆在形容他對蔣偉寧的感受,或是描述他所認知的教育部長,沒有絲毫不敬、低俗、骯髒、輕蔑的意思,但仍被清大以及部分媒體理解為「不禮貌」。

回頭看清大是否每次面對社會對其師生質疑就會迅速道歉?臉書網友好心的幫清大整理出近10幾年來,清大學生、教師「行為失當」引發爭議時,校方的態度。1998年3月,清大學生洪曉慧犯下震驚社會的王水溶屍案,清大沒道歉;2006年8月,前清大校長劉兆玄與女性名嘴共遊陽明山,清大沒道歉;2012年6月,清大物理系洪姓教授涉嫌性騷擾女學生,清大沒道歉;2012年11月,清大研究生連續縱火遭逮,清大沒道歉。

但清大最終還是道歉了,它為一個關心公共事務的學生在立院的一席話,火速在隔天道歉,而且是向社會大眾道歉。拿陳為廷與前述事件相比,到底清大道歉的標準是什麼?清大恐怕應該出面說清楚,到底誰在此次事件中表現「荒腔走板」、誰最該出面道歉,答案恐怕已經昭然若揭。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網文精選
小警察大啟示(林青弘)
為什麼學界那麼生氣(陳芳明)
追究蔣介石二二八法律責任的困難(黃丞儀)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