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

婦女節的性別政治學(陳昭如)

 本文發表於新新聞【諾亞方舟專欄】2012-03-12

婦女節的性別政治學

陳昭如/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臺灣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失業的女工、照顧老人小孩的新移民女性、租不起房子的單親媽媽,永遠不會落在婦女節的光環中,除非她們成為模範「媽媽」。在這種把女人跟生育綑綁在一起的思維裡,我們看不見「女人」。

 

        三月八日婦女節,是台灣和全世界許多國家所共享的節日。早在1920年代,台灣的婦女解放運動就開始宣揚婦女節的意義,但一直到1954年制定了「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三月八日才成為法定的國定婦女節,並且規定由各機關團體和學校舉行慶祝活動。在戒嚴時期,最盛行的就是在由當時的「蔣夫人」領銜,舉辦勞軍募捐、表揚模範婦女。民主化的過程中,婦女節的活動也一起解嚴,雖然官方仍一如往昔舉辦表彰賢妻良母的模範婦女活動,民間則有更多批判性的活動來塑造不一樣的婦女節。

 

婦女節的活動可以很多元,女人也很多樣。在婦女節,我們要看見哪些女性?王雪紅和洋華光電資遣的女工,曾馨瑩和幫她提購物袋的外籍看護工,住豪宅跑趴的貴婦名媛與流離暫厝於組合屋的原住民女性,都是女人。在貧窮與富裕的兩端,男女都有,但那一邊的女人較多呢?以下的數字提供了答案的線索:       

 

拋棄繼承權的女性人數是男性的兩倍。

擁有土地所有權的男性人口是女性的兩倍,土地公告現值也是將近兩倍。

已婚女性的就業率只有將近五成,比已婚男性低了二成以上。

女性的平均薪資,是男性的八成。

因為結婚生育而失業的女性,是男性的二至三倍。

        請領特殊境遇家庭扶助的女性是男性的將近四倍。       

 

透過繼承,男性累積了遠多於女性的財富。女人進入職場的比例低,離開職場的比例高,在職場工作所取得的財富,也仍然少於男性。因此,需要仰賴社會救助的女多於男,也就不足為怪。新內閣陳沖端出了「富民經濟」政策,炫麗的文字許下了空洞的承諾,看不到女性的貧窮化現象可以得到什麼樣的改善,倒是看得到鼓勵生育、「提升國家人力資本」的具體方案。

 

        行政院副院長江宜樺在擔任內政部長任內,曾經斥資百萬舉辦徵求催生口號的活動。就是因為這種把女人跟生育綑綁在一起的思維,才一再出現將婦女節和兒童節合併為婦幼節的提議。然而,失業的女工、照顧老人小孩的新移民女性、租不起房子的單親媽媽,卻永遠不會落在婦女節的光環中,除非她們成為模範「媽媽」。我們不需要內政部舉辦千萬口號徵求女人脫貧的好點子,但是,婦女節除了要表揚女性對社會的貢獻,或者更該檢討的,是社會對女性的傷害,以及政府為何總是看不到女人處境的多種樣貌。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