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5

【陳昭南觀點】為什麼國民黨在你心中那麼壞?

【陳昭南觀點】為什麼國民黨在你心中那麼壞?

執筆人:陳昭南(曾任第二、四屆立法委員)

今年過年期內,突然有位支持香港鬧獨立的中國網友在網上問我:

「為什麼國民黨在你心中那麼壞?」

經他一問,我才想起去年2月底,洪秀柱參選黨主席時曾經提出,要問問年輕人「為什麼討厭國民黨?」當時大眾只當作笑話一則,並未認真以對。

但如果是中國民主人士也提出這個我們一直忽略的「笨問題」時,我們好像有責任要嚴肅看待了。

 「厭惡國民黨」成了天經地義的一種習慣

本來「厭惡國民黨」就好像肚子餓了該吃飯,口渴了要喝水一樣的,我們都自以為是天經地義不言自明般的,根本不成為問題。更好像,我們一出生,國民黨就是該是被討厭被憎恨被咒罵的對象。可是,當問題突然晾在眼前,我還真的很難三言兩語迅速回應這位網友。

我一下子就掉到苦思的深淵中,把自己變得必須認真面對的大挑戰似的,苦苦思索了好一陣子,才發現,厭惡國民黨的理由太多,簡直就是馨竹難書地步了,而且厭惡國民黨這課題,還真的很像是蘋果熟了就會掉下來一樣,還似乎也已是天經地義無須質疑的程度。

毫不思索的,我大概就可以信口捻出幾道我個人極度厭惡國民黨的特性。諸如:

列寧政黨的黨國體制、殖民威權體制、國家資本主義、東方專制主義、恩庇侍從系統、中華民族意識、大中國天朝傲慢思維、特務統治的警察國家、228事件、白色恐怖、海外黑名單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這其中的每一項,大概都可以成為台灣歷史豐富的博士論文或田野專案研究題材,也很可以有長時間的個案研究。 

國民黨人其實只想恢復兩蔣的威權統治

歷史的就留給歷史,政治還是講究現實面,兩蔣時代對人權法治的迫害姑且暫存不論,即以今天敗選後跌落到谷底的國民黨,我們仍然看到歷史在該黨身上留下的斑斑烙痕。作為民主政黨去觀察,我們真的很難期許這百年政黨能從「黨國思維」中脫胎換骨。也因此,儘管透過其多位黨主席准候選人不斷宣示要重回執政之路,但其對於在野地位的治國的諸多政策論述基本上迄今仍付諸闕如的

民進黨執政8個月以來,其政績確實不盡如人意,民調直直落也徒然讓人乾著急。民主政治指望的就是在野黨對執政黨的鞭策和監督,唯一有執政經驗的在野黨也只有國民黨,這讓有些人不得不對國民黨還寄予一定期待,或說國民黨在台灣還僅剩的一點存在意義。但我們所看到的國民黨國會黨團有氣無力,或對各類政策往往又不知所云乃至於頻鬧笑話,幾個月下來,人民還敢對之在野監督的角色寄予厚望嗎?別說扮演忠誠反對黨的戲份,連誠懇問政的最低標準都達不到。更糟糕的是,原該給予最大問政火力支援的中央黨部,卻基於領導權歸屬問題,害怕立院黨團坐大而脫離中央黨部控制,不但未予適當援助甚至還頻扯後腿,黨團與中央黨部嚴重失和已是人盡皆知,這次的黨主席改選更是扯破臉來公開選邊站。 

在黨職領導公職的那個年代

回到還不算遠的歷史來看這問題,我們也許能找到適合的解答。

國民黨敗戰來台後立刻進行整黨。國民黨被改為完全徹底的「列寧式政黨」,這跟解放中國的共產黨是如出一個模子的兄弟政黨----「以黨領政」。所以以前稱呼統治機器的順序一定是「黨、政、軍、特」。黨才是居首的最高領導機關。黨庫通國庫自是順理成章,人才的互通也是其一條龍式的培訓機制,先進入黨才能進入政。進黨部培訓任用後可以隨時轉調到政府單位任用,同樣的,經政府考試任用的公務人員只要具備黨員身分經黨部培訓單位核定後,也可以隨時調任黨部相對職務(高於政一個位階),比如文工會主任就該領導新聞局一樣。這就是今天年金改革會遭到「公教人員」反改革的最大困難源頭。

這本帳得從1950年代開始算起,當年度全國性公務人員的高考,戶籍登記為外省籍者錄取了179人,占全部錄取名額96%,列名台灣省籍者僅錄取7人。延續到1956年,台灣省籍者的錄取人數占人口比例的0.061%。這個情形持續到1962年之後才逐漸改變。若追究當時實況,延續高普考分省區定額錄取制度,該制度在當時情況對外省籍考生特別優惠,只開放少數名額給佔人口多數的台灣省籍考生。如若再要加上當時雷厲風行的「國語運動」,中國元素強力打壓台灣在地元素,民怨正在逐漸累積中,白色恐怖成了統治的必然手段。1971年,因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其在聯合國的席位,並堅持其一個中國政策,以圖徹底孤立中華民國。情勢發展到這裡,實際主政的蔣經國已遇到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他必須開始擔心中國正在起勢的中華民族之「民族主義」,終將會使台灣人民因為太過強大的中國元素而開始轉為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 

蔣經國的吹台青政策就是排中去中的思維

蔣經國自此決意開始刻意壓制中國元素的過度成長,這也才導致在台灣堅實硬底子的中國認同開始鬆動。其最典型的範例就是,在黨國體制不受威脅挑戰的前提下,蔣經國開始積極並大量培植台籍人士,也即是昔稱的「吹台青」政策(會吹、台籍、青年才俊),吳敦義表演的緬懷蔣經國之淚即屬之。當年這政策下所培植的政治菁英曾經主導了台灣國民黨政治20年之久。

蔣經國的這一切考慮都在確保黨國體制的維續與穩定。所以,在這樣的體制下,國民黨部才是國家政府的人才培訓基地。黨部資歷往往優於政府公職資歷。如果你理解國民黨中常會周三開會,然後將中常會通過或議決政策事項,交給周四的行政院會核定通過並貫徹執行之,你應該就能清楚:黨部才是真正的領導班子,國民黨中常委權力的重要性遠高於各部會內閣重臣也就不足為奇了。

同樣的,立法院的委員們必須聽命於「黨鞭」(中央黨部指派任命),黨意高於民意,國會只是黨部意志的橡皮圖章,中常會才是真正的權力中樞,你就別太嗨叫了!

回到現實中,這黨國體制仍然禁不住台灣民主化的衝擊而終於漸次瓦解了。黨國體制一旦強拆分家,威權政黨一旦被迫斷奶,威權自然崩解,則其原有體制的運作如若不儘快改旋更張創建新體制,現在的國民黨人仍然怠惰的企圖要將之起死回生,終究要落的四不像,步入死亡,百年大黨這宿命誰能有解方? 

已崩解的威權政黨能重起嗎?

資深媒體人夏珍近日才發表:《國民黨病入膏肓 洪秀柱華麗轉身也難救》。她也是針對國民黨所陷入的難以轉身的肩頸病而提出針貶。她在該文質疑說:

「坦白講,如果國民黨提不出能與執政黨競爭的政策,不要說年輕人,連中老年人都懶得理會國民黨到底團不團結、如何整合,軍公教警寄希望於國民黨者,不就是在能與執政黨抗衡的年金改革嗎?而以社會民情,提不出版本卻全面抗拒年改,國民黨能得到社會相對多數支持嗎?從國共鬥爭的耕者有其田到國民競爭的年金改革,國民黨能沒有一點啟發嗎?」

當年在中國的國共鬥爭,中共反國民黨就是以爭取民主為口號,全力撻伐國民黨的專制獨裁與封建保守。國民黨敗退來台後的反中共策略則以共產暴政相回應。中共取得政權後,果真驗証國民黨當年之預言,三反五反、大躍進直到文革等等翻天覆地的政治運動都讓中國人民陷進巨大苦難之中。照理説,國民黨若堅持反對中共反民主的暴政立場,且以台灣實踐民主之成就,繼續支持大陸之民主化,而不是像今日個個視中共為上國之主,到處朝拜當年其所討伐之對象。則中國人民或台灣人至少還會尊重其始終如一,「貫徹始終」。以最近香港民主人士來台參與民主討論活動為例,甫下飛機即在機場被中國糾集的黑道份子所追打,國民黨不但不聲援,反倒部分泛藍人士還聯合黑道份子鼓掌叫好。現該黨主席選舉,看似熱鬧不同往昔,卻又是一群不問是非之統派將領及黑道介入,請問何方人士會尊敬這政黨?不論其夸言要立足台灣或聲言志在返回中國,都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請問這樣的政黨,你還能對她有所期許嗎?

回歸主題,當有人要問我:「為什麼國民黨在你心中那麼壞?」時,我的正確答案是:「國民黨在台灣已經快成了多餘的笑話了。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