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838

【陳昭南觀點】希特勒、毛澤東、蔣介石,皆因屠殺而偉大嗎?

希特勒、毛澤東、蔣介石,皆因屠殺而偉大嗎?

執筆人:陳昭南(曾任第二、四屆立法委員)

權力,像一個荒涼的瘟疫,

它觸及的污染。

----雪萊。 

納粹=法西斯=共產黨

新竹光復中學的變裝秀本來只是高中生的好玩或耍耍創意的一場校慶活動,卻無端衍生出藍綠大鬥場,連政府官員、立委民代及名嘴都下場淌這混水。媒體一時間好不熱鬧,甚至連中國國台辦都要趕趕時髦硬是插進來說句八股文:「納粹和日本軍國主義都應該受到全人類譴責。」(說得很不臉紅喔!)

最傻眼的應該是玩出火災的那群高中生吧?他們一定很不解:這些大人們到底怎麼了?連校長都要「引咎辭職」?於是又導出一幕學生憤怒潮。有一封該校學生寫的公開信被PO在網上,學生很無奈的哀訴:

「......這是一段歷史,這次變裝主題是古今中外歷史人物,我們欣賞的是他們的紀律及忠誠和美學,老師也給我們看過相關影片像是華爾奇麗雅,我們看了都很難受,那些無情的戰爭及屠殺,並非我們所要表達的,我們不希望再有戰爭就如電影所想表達的,我們想把精髓給表演出來諷刺那種冷血的獨裁。......」

這封信顯示學生對納粹的殘暴是具備認知的,老師也已盡責在事先給予人道主義的詮釋了,但他們的表演卻還是被各方嚴重誤解或扭曲。一方面可能是演出方式和內容太粗造尚不足以準確傳達批判原意,一方面則是各方人馬習慣性的聽風捕聲捉對廝殺,反倒是淹沒了學生自己所欲表現的精采創意;結果受傷的當然是學生,如果因此而澆熄了學生勇於挑戰現實霸權的意志力,才真正是教育的大罪人!草莓族不就是因為長期被大人們打壓才會養成的?學子們何罪之有?

這件事本該檢討的應該是學生演出方式和批判納粹(操弄國家暴力)力道的嚴重不足,豈知,當社會力政治力介入後全都走了樣!

比如《中國時報》立即就趁機見縫插針,在26日刊載〈光復學生怒了,怒批總統不挺自家人〉,該報導說︰

「新竹市光復中學校長程曉銘為平息納粹變裝風波,25日宣布辭職負責,晚間在網路上流傳1則疑似為學生撰寫的憤怒信,要光復學生們明天(周一)到操場挺校長,強調『我們沒有做錯,為什麼我們全校學生及老師要受到這樣的羞辱?』」

學生當然有生氣的權利,而且還應該被鼓勵要站出來大聲向大人世界嗆聲嘶吼。其實,最好的生氣抗議方式,我建議是:再來加演一場更加強烈批判「對於操弄國家暴力對人民進行屠殺」的大演出。

納粹滅絕人性的屠殺暴行絕對應該被嚴厲譴責,這是恆常的普世價值,絕不容扭曲辯解。只是,如果你是「中國人」,難道你就不會想問:蔣介石的國民黨和毛澤東的共產黨在中國所曾經及正在進行中的屠殺,該不該受到同等譴責? 

蔣介石殺了多少中國人?

根據夏威夷大學R.J. Rummel教授在《Death By Government》一書統計,蔣介石在國民政府期間(China(KMT))1928-1949年共屠殺了1007.5萬人,在「20世紀大屠殺排行榜(Twentieth-Century Democide)」中位居第四,排在蘇聯和納粹德國之後。

R.J. Rummel教授所提到的蔣介石共屠殺了1007.5萬中國人其實是比較保守的。但如果在引據蔣介石的曾孫蔣友柏於2013年接受訪問時所言:「你當然可以說(R.J. Rummel)這個統計數字不公正、不准確,那就算打一折,也有100萬。」從100萬到3000萬的「屠殺數字」,難道你就會有不同感受嗎?

早在蔣介石創建黃埔及至剿共時期,其軍事顧問就是希特勒的納粹軍人。當時國民黨根本就是以法西斯爲師。不斷被神化的傳說中的「藍衣社」(中華復興社),其實就是仿納粹黨衛軍而創立。「藍衣社」的創社宗旨,就是強調擁護蔣介石以建立其「在全國人心目中的至高權威和信仰中心」為目標,所以暗殺、綁架、刑求等等無所不用其極的恐怖活動也都被正當化了。1938年,日本侵入中國時,還有徳軍在助蔣介石,只因德日建立同盟關係,德軍才撤走的。但緊接著遞補進來的則是蘇聯的紅軍,尢其是空軍。因史達林的戰略想要藉由中國牽制日本,故才傾力支持。直到日本偷襲珍珠港,美軍才開始介入中國戰區並支持中國。這段歷史,如白團日軍助蔣介石,也都不在台灣中學的課綱中呈現。德、日、蘇這些獨裁者早就交過手,比的無非都是殘忍心機,勝者為王。台灣中學的課綱有處理到這一塊嗎?如今,當台灣退將們到中國該該聆訓時,豈不蔣毛又合體了?那該是什麼情境呢?在歐洲,那猶如德蘇互不侵犯條約時希特勒和史達林的精神合體吧? 

毛澤東殺了多少中國人?

2010年倫敦大學中國近代史教授狄可托(Frank Dikotter)所出版的《毛的大饑荒》(Mao's Great Famine)一書的統計數字,毛澤東推動「大躍進」、「三面紅旗」的狂熱年代,全國農民納入人民公社,全民大煉鋼,15年內要超英趕美,結果這個運動徹底失敗,發生了連續三年的所謂「自然災害」,餓死了至少3000萬人。

1996年英國記者貝奇(Jaspur Becky)出版了《惡鬼:毛的祕密饑荒》(Hungry Ghosts: Mao』s Secret Famine)的書則估計「大躍進」導致4300萬到4600萬人死亡。 

如果再加上三反五反和文革期間所殘殺的國民黨及右派牛鬼神神,一般認定超過上億中國人都遭到殺害。

從希特勒的納粹黨和國民黨的蔣介石,再到共產黨的毛澤東,在道德上都該被列入「殺人魔王」。但是,他們迄今在各自歷史上的地位卻仍有顯著的不同地位。

納粹希特勒殺死2000萬人是法西斯魔頭!

共產黨毛澤東殺5000萬人是民族偉人?

國民黨蔣介石殺3000萬人是自由燈塔?

何以致此?這三個發動國家暴力戕殺人民的不同在哪裡? 

希特勒屠殺的是猶太人,蔣、毛殺的是中國人

納粹希特勒屠殺的是猶太人,二戰後,全球西方世界及猶太人不遺餘力的,透過文學、藝術、電影、政治動員等等清算手段,長期間控訴納粹的極大惡行,迄今猶未止手。因為希特勒戰敗了,他們的兇惡的罪刑當然必須被追殺清算到千秋萬世。更重要的,希特勒就是加害者元凶已是被歷史釘牢,任誰也難以翻案的鐵論。

毛澤東呢?屠殺的是中國人,全是該死的民族罪人。所以在中國,毛澤東迄今仍是神祈般的被追思被膜拜。而且可以肯定的說:只要共產黨政權不倒,毛澤東崇隆的地位就絕對屹立不倒。那,幾千萬中國人都白死了?殘酷的說,那些中國人似乎都「必須」冤死了!

再說說蔣介石。他敗退來台之前在中國所屠殺的3000萬不也都是中國人。當他在台灣建立恐怖政權後,一樣建立了位極人皇的至尊地位,打著反共旗幟,自稱自由燈塔,民主舵手,也高喊反攻大陸口號而自稱「民族救星」。只可惜,隨著國民黨政權的式微,他的歷史地位開始在台灣被質疑被挑戰被翻轉,不像毛澤東那樣還被共產黨政權列為不可冒犯的禁忌。可是,縱令在台灣,228和白色恐怖的屠殺與人身侵害,迄今仍然無法讓加害者現形,每年徒然的紀念儀式又能真正告慰那些在台灣慘死的亡靈嗎?誠如林楷翔在風傳媒上才剛發表的《同樣殺人無數,為何台灣人無法接受希特勒與納粹,卻能忍受蔣介石與國民黨?》一文中所論述的:

「難道今天把納粹服裝換作蔣介石銅像,把猶太人民換成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就變得是可以接受的嗎?今天教育部回應說會徹查並要求學校改進,如果因學生扮納粹而使學校被懲處、扣補助款,那擁護銅像的大學、不處理紀念堂、中正路的市政府是不是也必須同樣的受到檢討?

我無法想像今天在德國若是出現希特勒大道、希特勒紀念館那會是個什麼樣的情況。如果我們沒有辦法接受希特勒和納粹,那又為什麼能夠忍受蔣介石和國民黨?」 

極權者為政權而屠戮人民乃中國固有傳統

希特勒、毛澤東、蔣介石這三個人物都同時有個特色:集權主義的獨裁者。所不同的是他們分別被稱之「納粹黨」「共產黨」「國民黨」;但不管他們叫甚麼黨,在本質上依然就是「法西斯」,唯一的不同只是極左與極右的主張差別而已。動用國家暴力屠戮人民都是同一種殘暴本質。

如果德國人已經將希特勒這屠殺元凶釘上歷史牆面而進行正義審判,那中國人是否也該問問:幾時可以也將毛、蔣兩人的歷史罪衍進行一次正義的審視呢?悲觀的說,中國似乎對於操弄國家機器屠殺人民的歷史清算從來都不會有太大興趣的吧?是中國人早已習慣被皇尊屠殺而不反抗嗎?

夏威夷大學R.J. Rummel教授在其著作中認為,大屠殺的根源,是國民黨的法西斯和軍國主義統治。作者在書末如此為國民黨的「大屠殺」進行定性:

「我們該如何理解這種民族主義殺戮呢?一部分屠殺源於與共產黨之間的意識形態分歧。民族主義者們相信,統一和現代化的中國能夠改善底層民眾的生活,並將中國從外國的壓迫和控制下解放出來。但是,這種尋求自由的言辭,隱藏了其政權的法西斯和軍國主義統治的事實。……意識形態因素只是這場民族主義殺戮的原因的一部分。腐敗、貪婪、害怕受壓迫的民眾報復的國民黨官員和軍官,用他們龐大的欲望構築起來一個徹底變態的政治制度,他們不顧一切地撈錢、貪污,成千上萬人死於饑荒和政府的失職。該系統從根本上失去了控制,甚至連蔣介石也無法充分指揮它,徵兵當中發生了數以百萬計的死亡,儘管他試圖去糾正政策和處分相關負責人。這個系統助長了謀殺的規模。……真實的難以置信的結果是:大屠殺的人數超過1020萬,超過了希臘或比利時或柬埔寨的總人口。」

對蔣介石在中國政權的這樣解析,如果將之移植到現在仍存在中國的共產黨習政權,你會發現是100%可以套用的。習大大充分運用國家暴力所強力推動的的「中國夢」、「民族主義」、官僚系統們「不顧一切地撈錢、貪污」、因政策失誤而造成「數以百萬計的死亡」等等,即使經歷過七十年解放後,不都還一樣好端端存在於中國那大片土地上的人間世界麼? 

小英說: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

前面提到的蔣介石曾孫蔣友柏有這樣的感慨:

「2001年我回到臺灣到現在,除了那些一看就知道是屬於那種『我無法與他溝通的人』之外,我再也沒有聽過有人稱我曾祖父為『蔣公』;就連那一些當年靠高喊『蔣總統萬歲』、『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等通關密語而升官占位,後來轉型當媒體政論名嘴的愛國愛黨中堅分子,大部分的時候,我聽到他們稱呼我曾祖父與祖父的名號也只是『老蔣』與『小蔣』。『經國先生』這個稱呼偶爾有出現過,但『蔣公』我是真的沒再聽過了。但是,自從部落格(博客)開張以來,來自中國大陸的網友,在他們的留言裏卻幾乎都尊稱我曾祖父為『蔣公』,而且還稱他為中國近代史與毛澤東一樣偉大的『偉人』;所以當我20年後再次聽到『蔣公』這個稱呼,是來自一群當年曾喊他為『蔣匪』、『蔣賊』的人的後代嘴裏時,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這個世界瘋了,還是這個世界想讓我發瘋。」

蔣友柏的說法裡其實也正透露出,現代中國人對於歷史人物價值判斷上的混淆與錯亂。特別是80後、90後的新世代們。統治者們除了用虛妄的「民族主義」持續灌注「中國夢」大氣球之外,新世代們對中共政權的認知已幾近於「盲」與「茫」。這跟台灣光復高中生在納粹變裝秀中所無端惹起的風波,其實正是50步與100步之譏而已!

台灣因為蘊生了民主與人權的庇佑,所以校長辭職走人以示負責,學生也還能大嗆小嗆。這事若發生在中國,肯定要消失一群人而且還從沒人知道發生了甚麼。比如像香港銅鑼灣書店的擄人事件。那就不只是50步與100步的差別化而已了!

也許我們可以試著自問:若是退回到50年前的白色恐怖戒嚴時期,這些高中小孩和師長們能倖免於苦刑麼?則台灣跟中國又有何差別呢?

分享
網友回應
網文精選
【北歐想想】芬蘭銀行經驗二、三事:服務轉型、嚴謹管理、社會責任
小警察大啟示(林青弘)
為什麼學界那麼生氣(陳芳明)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