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773

「自自冉冉」、一例一休若干謬說辯正

「台灣現代文學之父」賴和〈乙卯元旦書懷〉詩前四句:「自自由由幸福身,歡歡喜喜過新春。平生得意知何事,一世無憂能幾人。」讀了叫人欣羨不已。

 

抒情狀物,使用單字組詞描述,有時情韻和語氣顯得不足。補救之道,或可多加一字相疊,便能使情態韻致湧現。這種疊字修辭法古人在詩詞中運用得相當多,最有名的例子當屬宋朝李清照的〈聲聲慢〉頭三句:「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連用十四個疊字。

 

賴和的詩頭二句,句首皆用疊字。「自自由由」表示比「自由」還要悠哉自在,「歡歡喜喜」表示比「歡喜」還要喜氣洋洋。生活自在歡喜非常,豈不令人欣羨?尤其去年台灣以「苦」字做為年度代表字,許多人生活苦悶,日子不好過。更加引人盼望能像賴和那樣,生活暢快,無憂、得意。

 

盼呀盼,盼到年末,終於盼到經濟景氣有比較明朗的復甦跡象。不料,缺乏配套的一例一休新法匆促上路,未見其利,卻已然引發諸多衝擊效應。首當其衝是物價上漲,營業服務時間縮減。往後生活支出勢必增加,若干需求也會因無人服務而變得不便。

 

「自自冉冉」和一例一休是最近熱門話題,媒體及網路上有諸多評論。然而這些評論,有誤解的,缺乏相關知識底蘊。乃至像「自自冉冉」那樣,不知所云。

 

日前《賴和全集》總編輯林瑞明打破沈默,在個人臉書上寫俳句「神回覆」。以幽默方式婉轉承認在編輯時,校稿疏忽而弄錯。則「自自冉冉」果然如台灣文學館館長廖振富先前所指正,是「自自由由」的訛舛。真相大白,幾日來的爭議可以止歇了。不過,那些爭議值得「放馬後炮」,拿來檢討。就當作「抽樣」檢視,則推測社會上,國文程度低落的人,應當不在少數。

 

如前文所指出的,「自自由由」、「歡歡喜喜」,乃用疊字法修飾強化「自由」、「歡喜」。這一點,廖振富館長以及屢次站出來挖苦、嘲笑總統府的張大春都未能指出來。張大春是中文系碩士,居然也沒說明清楚。只表示:「自古以來,漢語世界裡,沒有出現過自自冉冉這個詞。」按照疊字法規則,自自冉冉由『自冉』衍延而來。所以,比較正確應該說:「自古以來,漢語世界裡,沒有出現過『自冉』這個詞。」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冉冉」二字有逐漸上升、生機漸復、大地回春的意涵。卻不知,根據《說文解字》:「冉,毛冉冉也。」清朝漢學大家段玉裁註解:「冉冉者,柔弱下垂之貌。」也就是說,「冉」和「冉冉」的本義都是柔弱下垂的樣子。總統府選用「自自冉冉」做為春聯用字,藉以祝福全體國人。實則按「冉冉」的詞義,用台灣話說,總統府在「打觸衰」(觸霉頭)。

 

有人替總統府辯護。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朱政騏表示,總統府選擇「自自冉冉」一詞,是以正式出版品作為依據。他又引用別人的指證進一步說:「『自由』一詞是在1900年左右才在中國出現,而且一開始還有嚴復使用『自繇』(文炫案,繇通『由』)、梁啟超用『自由』的歧異,直到五四之後,梁啟超的『自由』才全面勝出」。又說:「既然如此,『自冉』或許就是現在通用的『自然』。」

 

醫師兼作家楊鵬生也表達相同意見,他說:「賴和不會說北京話,liberty也是後來才翻譯成『自由』兩字!」又說:「漢文中冉冉是緩慢的、柔軟的意思;自自冉冉,就是自自然然啦!」

 

說「自由」一詞是在1900年左右才在中國出現,若非無知,即在說瞎話。網上查閱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自由」一詞有二義,一、依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不受外力拘束或限制。二、法律上指在法律範圍內的活動,不受別人干涉的權利。第一義有二則引例,分別取自古書《大宋宣和遺事》、《初刻拍案驚奇》。怎說「自由」一詞是在1900年左右才在中國出現呢?

 

該辭典引例不好,取典南宋以後書籍,沒能溯本源,取更早的出處。如東漢大儒鄭玄在註解《禮記》時,就用過「自由」一詞。《三國志》中有:「節度不得自由」句。怎說「自由」一詞是在1900年左右才在中國出現呢?

 

英文liberty翻譯成「自由」,1900年左右才出現在中國。其義主要指上引辭典中第二義,亦即指人的各項「自由權」,如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居住自由。

 

混淆自由的第一義和第二義,借用林瑞明教授所寫的台灣俳句:「馮馬,馮馬皆是姓,京涼涼京水移動,馬涼當馮京。」馮京是馮京,不是馬涼!至於解釋說,「自冉」就是「自然」,「自自冉冉」就是「自自然然」。這樣說文解字,未免太過天馬行空,師心自是。

 

接下來談一例一休。工商界老闆痛批一例一休會造成企業、勞工、消費者三輸。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則反駁說,依據「物質不滅定律」一例一休必然是,員工薪資會增加,企業成本也會增加一些。有人成本上升,但也有人獲益,不可能造成三輸。原來「物質不滅定律」可以這樣解釋,這樣運用,令人嘆為觀止。顯然又是一個「自自冉冉」,師心自是。

 

有網友糾正說,應該要用「零和賽局」來解釋才對。也就是「有人贏就有人輸,不可能全部都贏(文炫案,同理,也不會全輸)」的「零和」系統。

 

這個「零和賽局」的推理對嗎?且舉一例反駁,近日台大醫院宣布,4月起周六門診縮減。如此一來,醫院和醫師的收入都要減少。上班族周六才有空,往後看病必須請假。上班族表示,實在很無奈。這豈不是三輸?

 

再以商總理事長賴正鎰所舉機車行例子來說,機車行最近將上班時間,從原來上午8時30分到晚上10時30分,全面改為上午10時至下午6時。機車通勤族上、下班途中車子突然壞了,恐怕找不到地方修理。機車行開店時間這一改,機車行收入減少,員工少了加班費可賺,機車騎士修車變得相當不便利,很無奈。這豈不是三輸?

 

好吧,不舉三輸特例。就以會依規定給付員工加班費的企業來說,他們的員工賺了加班費。但這樣一來,經營成本上升,企業老闆會設法漲價,把成本轉嫁給消費者。然而須知,國內企業逾百萬家,差別性甚巨。實施周休2日,有的企業經營成本會上升,有的不會。當有的企業漲價,不必漲價的企業,也可能有樣學樣跟著漲價。這些跟著漲價的企業,未必會給員工加薪。消費者付出的錢增加了,卻都給企業老闆賺走。雖然這是零和,但勞工未獲益,不符行政院原本的設想。行政院似乎以為,勞工的所得一定可增加,實則事與願違。有一個現象則符合行政院的預期,就是物價上漲了。凡無法增加「足夠所得」者,生活負擔都變重了。

 

所謂「物質不滅定律」和「零和賽局」,明顯都犯了「以偏概全的謬誤」(fallacy of composition),以為局部為真的現象,推演全體也必然為真。

 

那些主張「零和」之說的人會說,不能加班而沒加班費可賺的勞工,則賺到休息,並不吃虧。可如果勞工比較想加班呢?如同UBER司機那樣,寧可運用(犧牲)休息時間賺外快。如今則因法令規定僵硬,使得那些想加班的勞工,失去賺加班費的機會。對那些勞工而言,豈是公道?

 

主張「零和」之說的人還犯了一個盲點而不自知,就是他們所謂的零和,指的是金錢的零和,並非效用(功用,utility;滿足感或幸福感)的零和。金錢從甲手上,轉到乙、丙手上,金錢上是否零和可以計算。但如著名華人經濟學家張五常所說:「二百多年來,經濟學無法證明,從某甲手上拿了一元,交到某乙手上,社會福利會改進或改退。」人的滿足感或幸福感由效用的多寡決定,並非由金錢的多寡決定。金錢固然具有效用,但每個人對每一元的效用評價並不相同。則零和之說,從何說起?

 

「社會福利會改進或改退」,經濟學無法證明。張五常斷然表示:「福利經濟學是廢物。」既然如此,為何福利經濟學的從事者仍然不少呢?張五常認為原因有二,其一是經濟學者認為自己有改進社會之能。其二是經濟學者藉改進社會之名,與政府官員合作,擔任政府的經濟顧問,增加自己的收入。

 

我們當百姓的要警惕,勿輕易相信政府的政策。官員以為,藉經濟學的理論或經濟學家之助,即掌握改進社會的知識,能推出增加民眾福祉的政策。其立意良善,然而結果也可能適得其反。一例一休正是顯例。

 

政府的用意,企圖藉由新法上路而讓勞工受惠。能使勞工的休假增加;不得休假而加班,則能提高收入;並能因企業為補人力不足而另外增人,提升就業率。怕就怕,決策過於草率,乃至脫離現實而變得無知。如同總統府印的春聯賀詞「自自冉冉 歡喜新春」那樣,原本立意良善,卻因無知加上草率,而造成反效果。

 

春聯用字草率和誤解詞意,不過小事。重大決策草率,可是會害百姓過苦日子。焉能不慎,焉能不檢討而善加修正。千萬別像總統府的發言那樣硬拗,自以為是,否則百姓真會「淒淒慘慘戚戚」。

 

分享
網友回應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